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089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北海道(四)】勇闖稚內:遠征日本最北端

 
  旅行第三天,出發日本最北端城市──稚內,說起來沒什麼勇闖、也不算遠征,從札幌出發,五個小時的火車就到了。車箱安靜舒適,窗外風景宜人,坐車是種享受,我常常捨不得下車。
 
  車窗外的風景,到不了,甚至不易拍到,但卻最自然,最誠實,常常是旅途最美的風景。身上帶著書,整趟旅行連序文都看不完,說真的,看窗外就夠了。這才叫放空。
 
  車行一路往北,約莫一小時,接近旭川時,窗外開始積雪,後來甚至滿地白雪崖崖。我想起兩、三年前那一次,從紐約往波士頓的巴士,窗外也一度雪白,而我猜測著下車後的天氣。
 
  一樣地,這次我不禁猜測,到稚內後也是這樣嗎?感覺會是,又不十足把握。
 
  這一次,我比較希望遇到雪白的風景,但很神奇地,列車越接近稚內,地上的雪跡越少了,而天空沒有隨之變藍,陰陰的。
 
  大概是因為接觸攝影,會聽到一些風景照要「藍天、白雲、有陽光」才是美麗的觀念,但身為一個短暫的旅人,我沒有辦法在一地守候七個晨昏,只為等待那樣板化美景的時機。美麗的視角,是自己心的視界。
 
  我的心找到美麗了嗎?我也不很知道。
 
  但我知道,每一分鐘風景,都是擦身而過,都是萍水相逢,不管它是什麼樣子,都是我的旅行的一部分──「我的」旅行的一部分──而我得誠心接納那專屬於我的回憶。
 
  要有企想,但也要學習放下得失心,這是旅人的課題,旅行的意義。









 
  到了稚內車站,本想到旅店check in後再出來搭車往宗谷岬,旅店離車站很近,但巴士約莫十幾二十分鐘就要開了,下一班要數小時後,因此,還是把行李寄放車站,先上車了。
 
  這是日本厲害的地方,像稚內這種遙遠的小城,火車、巴士、船隻一天都沒幾班,而且都坐不滿,但每種交通工具的出發與到達時程都巧妙銜接,甚是貼心。
 
  宗谷岬,距離稚內市區有五十分鐘車程,是日本國土的最北端,我到的時候,氣溫0.1度,強烈的海風吹拂下,亂冷的。
 
  有種此心願已了的感覺,雖然我根本不知道跑到最北端到底是要幹什麼,也稱不上什麼門子心願,圖個好玩吧!
 








 
  從宗谷岬返回稚內,已經三點多,四點就要天黑,我不禁趁天還有亮光,四處走走。
 
  不知因為天冷,還是因為假日,稚內好冷清,街上沒人,店家不開門,冷風中,我悠悠漫步,先到港邊看看那招牌的防波堤,再往山坡上的小神社走去。
 
  天空真的撐不了多久就黑了,而我返回稚內車站,在站內吃了一盤炒飯。今天沒吃午餐阿!
 
  不得不誇一下這個稚內火車站,真是稚內行最美好的回憶。這車站造型簡潔、明亮,寬敞舒適,氣氛像個圖書館,但又沒有圖書館那麼得小心翼翼的感覺。它隔絕了室外的寒冷,設有簡單的商店、餐館、電影院,有服務親切的旅遊資訊中心,真是個讓人沒事就想多待的地方。
 
  當然,它也是日本鐵道的終點,日本最北的一個車站。
 














 
  隔天,在利尻島逛了一天,回到稚內天已黑,走回我入住的冰雪莊國民旅社,老闆一貫親切地在櫃檯招呼問候,還突然冷不防地送了兩個微熱山丘的鳳梨酥給我。
 
  「Woo~ That`s from my country!」我不禁笑了一聲,老闆還說,他到過台灣十次,鳳梨酥是他的最愛。這老闆實在周到,我買了一碗泡麵,想說房內那一壺熱水可能不夠,跟他多要,結果他給了我一整桶裝滿熱水的熱水瓶;聊了幾句,他拿出一本中文的北海道旅遊書,說是他的一個香港朋友寫的,我跟他借一晚讀讀,他欣然同意;隔天一早,離開前,他又給了我兩張明信片作紀念。
 
  離開的那一早,原本打算自己走到火車站就好(才五分多鐘路),但老闆早已把車子等在門口,要載我一程。
 
  原來是因為下雪了。我走出們外才發現,一小朵一小朵的雪花飄下,這是我第一次遇上下雪。而整面地,也鋪上了一層雪白。
 
  可惜我要離開了,再十幾分鐘火車就要發車,我與下雪的海邊,類似《白日夢冒險王》裡的冰島風景,擦身而過。









記2014.11.23-25於日本北海道稚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