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3絲路行(二)】多災多難的蘭州行

  
  蘭州是甘肅省省會,是一個大都市,小景點很多,但足以驚動萬教的名剎山河似乎不太有,來到蘭州的青年旅社,牆上一日遊、二日遊到五日遊的行程建議都有,但大多不在市區範圍,反倒不乏遠到另一省份的行程。這兒是個交通樞紐,往陝西西安、青海西寧、四川成都、西藏拉薩,以及寧夏自治區或河西走廊、新疆一帶的火車,都在這裡交會,在青年旅社遇到的室友們,也來自各處,一夜過後,便片刻不停地散向四方。

 
  過客多、眷戀者少,是我們對蘭州的感覺,而我們亦不例外,何況,在蘭州短短兩天發生不少倒楣事,更讓我們感到跟這兒「磁場不太合」。以亞瑟來說,在這裡共丟失了現金三百多元、短褲一件、白T一件、牙刷一支……,而我,則現出了海外就診初體驗。
 
  平心而論,旅行不可能事事順遂,尤其這麼長途的自助旅行,必然會出些狀況,就算稱不上苦難,一些噩夢般的疲憊也是難免,在西安的三天還沒正式領略到這點,出發蘭州,辛苦的旅程開始了,這一切,從西安上火車說起。
 
 

【鐵道紀實】跨夜的硬座只能「硬給它坐」
 

  亞瑟與我過去都有乘坐跨夜火車的經驗,他在澳洲,我在美國,都不曾買臥舖,只買座位,但座椅寬大可斜躺,環境清潔安靜,舒適的旅程給了我們美好回憶。當在西安買到晚上十點多出發往蘭州的跨夜火車票,雖然買的是硬座,但我們心底還一振興奮,腦海中複製著美、澳鐵道旅行的美麗。
 
  但在中國,一切不是想像的那樣的。
 
  那一天,我們走過西安的華清池與兵馬俑,一整天下來,身體已經疲憊,尤其處處爆多的遊客更讓人心煩,期待上火車後能靜靜地休息一番。但我們萬萬沒想到,真正人多吵雜的地方,竟守候在一天的尾聲。
 
  晚間來到火車站,人多又擠,多到噁心,不僅所有候車座位「座無虛席」,通往剪票口的走道,亦是擠滿等車人潮,或站或坐,甚至打起地舖「野餐」的都有,寸步難行。在這個讓人想放鬆身心安安靜靜放空的時刻,我們不得不繃起神經。
 
  晚間十點多,火車來了,中國人較沒有排隊習慣,通往剪票口,大批同車的人開始往前推擠,一個不留神,我跟旅伴亞瑟就會被人潮拆散,像是掉到大海裡面,只能隔著波浪相互遙望。
 
  很多旅客都拖著大型行李箱(我也是),但通往月台的路是不設電扶梯的,於是,只能提著沉重行李箱,跟著人潮快步上下樓梯,擠進車廂時早已氣喘吁吁,「達陣,可以休息了!」心裡這樣想,但眼前的畫面,令我們臉色一變。

 
  原來大陸的硬座火車,真是拿來讓人「硬坐」的(這個梗出自亞瑟),它不像我們習慣的火車座位,乘客朝同一面而坐,還有可以傾斜的椅背。換言之,我的椅背的另一面,是另一個人的椅背,因此椅背筆直無法斜躺,而我的面前,會有人與我面對面而坐,且距離很近,一不留神便會踢到他們的腳,如果坐到靠窗座位還好,可以免強靠著牆放鬆一下,但如果是走道座位,椅邊連扶手都沒有,要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真的只能保持軍訓課的坐姿。
 
  不幸地,我和亞瑟被拆散在兩個走道座位,在這個背著背包走了一天路,腰肩痠痛,躺上床馬上就能睡著的時刻,我們只能挺直腰桿,接受一整夜折磨。
 
  中國人似乎沒像台灣人這麼保持人際距離,上了車,總很快就開始跟人聊上幾句,甚至高談闊論,到半夜一兩點了,整個車廂仍然鬧哄哄的,且有人嗑瓜子,有人啃雞腿,有人吃泡麵,環境也清潔不起來。
 
  與我面對面而坐的,是一個爺爺、一個辣媽和她的小孩,剛上車一段路,他們啃著油膩膩的雞腿,看得真讓人不舒服,一陣子後,爺爺消失了,一直到隔天早上才出現;而小孩呢,活力無窮,任辣媽怎麼哄也不睡;辣媽更妙,個頭嬌小但身材曼妙,穿著很緊的衣服和很短的窄裙,一個不經意就會讓我看到她的內褲。
 
  於是這一夜,我就在打瞌睡、驚醒、看到內褲,又打瞌睡、驚醒、又看到……的循環度過。

 
  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樣,我的右眼竟發生麥粒腫(就是針眼啦),在蘭州的兩天,眼皮日益腫大,大到看起來像是被拳擊手猫過,而且很痛,讓我的整個蘭州行在很不舒服的狀態下度過,不得不到旅社附近的醫院掛個病號。這是我的海外就診初體驗,醫師雖然待人親切,但我進到診間時,他顧著滑自己手機滑好一陣才理我,幸好,他有考量了我在旅行的狀況,處置得宜,很快就好了,病況很快改善。
 
  這一夜硬座真是難熬,終於在七、八小時後,早上六點多,我們拖著一夜沒睡的疲憊下了火車,在車站旁的德克士炸雞用網路找了一家青年旅社,然後又東問西問,拖著行李在車站前路口來回摸索一陣,終於找了公交車前往入住。床是上下鋪的,我和亞瑟都被安排到上鋪,當我爬上床將東西安放,不經意一躺,便瞬間睡著了。一睡到中午,醒來時,發現亞瑟也是睡著的。
 
 

滾滾黃河,夕色裡奇招接待
 

  亞瑟終於也睡醒,問了問旅店老闆娘,有什麼建議去的地方,老闆娘推薦我們先到甘肅博物館參觀,然後到黃河邊散步,最後到夜市吃東西。妙的是,當我們來到甘肅博物館,映入眼簾的特展竟然是「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何必來這兒看星雲大師(雖然在台灣也沒在看)?我們沒參觀這個展。
 
  所謂「絲路」,大概可以分成三大段,第三段在地中海到中國邊境之間,不在我們這趟旅行範圍;第二段大約是橫越現在的新疆,大致上是以維吾爾等民族為主的回教世界;而第一大段,包括著名的河西走廊、河西四郡,大多在今日的甘肅省境內,也是大多數標榜「絲路之旅」的旅行團行程重點。

  不愧是甘肅博物館,常設的絲路文物展覽頗有當家作主的架勢,透過豐富的考古文物、精緻的場景模型,娓娓訴說絲路的發跡、興盛與影響,很值得一看。而同樓層另一展廳,還有個「紅色甘肅」展覽,一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展的內容是什麼,一進去才發現原來是在歌頌共產黨接收甘肅的可歌可泣,唉!不舒服,快快走過。

 
  不知是不是因為地處黃土高原,蘭州的街道總讓人覺得蒙了層沙土,讓我有點不舒服。從博物館走出,往黃河邊走去,一路都感覺自己像是走在工地裡。
 
  用了十幾分鐘穿過一條坑坑巴巴小街巷,又驚險地橫越沒有紅綠燈,但車子都兇猛不讓人的環河道路,我們終於跟黃河初見面了。啊!這就是大名鼎鼎黃河啊!從小在課本一直念到的這條河,今天終於見其面目,似乎該有點驚嘆、隆重或什麼感覺之類的,不過不知是不是我們是從一個不見經傳的路邊小角落與黃河會面,感覺卻還好。
 
  河道沒有預期的寬,倒是水流豐沛,流速也快,盯著河水看會有股被吸吸進去的感覺,小有氣勢。濁黃的水,視覺上很難讓人感受到河水該有的冰涼,我們找了一處可以下到水邊的地方,摸了摸黃河水,啊!冰涼涼的哩!我竟有點驚訝。但想想也是好笑,難道會是熱的?

 
  就這樣,混著城市的沙塵、馬路的吵雜,我們沿著河邊的步道行走,經過幾個像是西遊記雕像、黃河母親塑像的「景點」,大約一小時後,接近了著名的地標──黃河鐵橋。這橋現代看來無奇,但清代末年建橋時可是創舉,它的建材來自德國,運到當時交通落後的中國西北實屬不易,而此橋的竣工,終結了湍急險要的黃河上游千百年來無永久性橋樑的交通局面。
 

  來到黃河鐵橋時,河的對岸是山,有纜車可以跨河上去;山坡上是著名的白塔山公園,有一群佛寺建築;而山腳下有座清真寺,讓人感到這兒的「回民味」又比西安多了一點;我們腳下的河岸,則有一些遊憩的活動,有興趣的人,也可以搭快艇遊黃河。

   我們口渴了,腳也痠了,買瓶飲料,坐在路旁的椅子休息。

  一個出家人走過,轉頭一望,靠上我們倆,關心起我們。他對著我:「看你氣色不錯!」(我帶著墨鏡你也看得出來?),然後,聊上幾句,送給我一首鼓勵我的打油詩,再聊幾句,再附贈一串佛珠,然後
……
 
  然後,他說,希望我們給他一點盤纏……
 
  我這人就是這樣。雖然心底也覺得他是來騙錢的假僧人,但又覺得,萬一,雖然是萬一,他真的是出家人,真的好意想鼓勵我,我卻斷然拒絕一點小小奉獻會不會傷了他的心,畢竟,彼此也認真相處幾分鐘了……
 
  我掏了五塊給他(還是十塊,忘了),結果他皺了個眉,說這樣哪夠,我越來越確定他在騙財了,但到此處境,也不想壞了臉色,最後,二十元,成交這一串佛珠和一首我一個字都不記得的打油詩!
 
  僧人走了,頭腦還有點混亂,換一旁剛才我們買飲料的攤販來了:「先生,要買十元以上才能坐這位置,不然要收錢……
 
  好吧!走吧。心想,先是假僧人騙財,然後在這看似誰都可以坐的椅子被趕走,這就是黃河的待客之道嗎?

 
  不礙事,當作新奇的體驗,小小整理一下心情後,我們走向黃河鐵橋。
 
  正逢夕陽西下,橘黃的陽光向著我們射來,讓河水不復濁黃,反變得幽幽深藍。暖白的陽光從水面反射,和上微涼的晚風,讓我心神放鬆,舒暢享受,不禁拿起相機與夕陽對望,越來越專注,專注到忘我。
 
  人說夕陽無限好,只是……
 
  夕陽無限好,只是這時候,有一個人在我們旁邊說:「有人拿你們的錢」,然後指著橋的另一端:「往那邊走去了」。
 
  亞瑟被扒了!!
 
 
 
啤酒也玩捉迷藏,但我們硬闖絲路


 
  「幹!我被扒了……」亞瑟眼睛睜大大,還沒很清楚怎麼回事地嘆了一聲。我們心底一慌,反射性地就往橋的另一頭走去,企圖在茫茫人海找尋扒手蹤影。
 
  唉!哪裡看得出哪個是賊哩?「說不定是剛剛跟我們說錢被偷的那群人」,我們討論著,就這樣,一邊弄不清怎麼回事,一邊找賊,一邊驚魂未定,我們遊覽了黃河鐵橋──蘭州最重要的觀光地標。
 
  「多少錢?」我問。
  「三、四百塊(人民幣)吧!」不算太嚴重,小傷,但能怎麼辦?
  「回去又多一件事可以說嘴了」,亞瑟自嘲。吃飯去吧!
 
  我擔負起帶路之責,看著旅店老闆娘畫了註記地圖,企圖找到老闆娘說的那個有很多好吃的東西的夜市,但走了一陣,腳很痠了,就是找不到(就是要這麼不順就是了)。

 
  「不然,回旅社吃泡麵,配一瓶黃河啤酒吧!」中午吃飯時,看到餐館羅列著黃河啤酒,心想來到黃河邊應該要來一罐才是,向來隨遇而安的亞瑟也附和我的提議,畢竟中午吃得晚,還不餓,其實不急著吃東西。
 
  坐公交車回到旅社附近,街上便利店一家挨著一家,我們卻莫名挑中一家店,進去一問,黃河啤酒賣完了。
 
  「喝五泉啤酒好嗎?」老闆娘問,我們不忍拒絕,路還不熟,也怕走回旅社前不會再遇到有賣酒的商店,我們便買了,心想:「蘭州呀蘭州,那兒得罪你了,連滿街都在賣的黃河啤酒也要跟我們躲貓貓」。
 
  好吧!至少五泉山也是蘭州景點,我這樣安慰自己,反正不常喝酒的我,也分不太出不同廠牌的味道。
 
  終於,背著滿身的塵埃、複雜的心情,還有一路的疲憊,我們回到旅社,梳洗一下兩天沒洗澡的身體,在房間的小桌前泡起泡麵。
 
  想想這兩天,真是沒鬆懈過,在西安走了一整天路,意外地一夜沒睡在火車上晃到蘭州,小睡兩三小時後,又是一整個下午到晚上,至少五、六小時的步行,還伴隨著一件接著一件的倒楣事,我在想,是我們運氣差,還是這就是真實的中國?總之挺累人的。
 
  我說:「明天就睡到自然醒,在旅社休息,順便想想接下來行程怎麼走,去買個車票,先不去其他地方遊覽了」,亞瑟照例同意。」結果隔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去醫院看我的針眼。
 
  泡麵泡開了,亞瑟喝了一口湯,然後緩緩抬頭對向天花板,微閉眼睛,張大嘴,用重重長長的呼氣,「哈啊~~~!」的一聲,好長好長,彷彿在冷天泡入熱水浴缸那一剎那,全身起雞皮疙瘩的那種感覺。
 
  「幹嘛?」我問,「好爽!」他答。此時的這口熱湯真是格外舒暢,舒暢到令人感動。
 
  雖辛苦,但值得,釋懷了兩天的挫折與疲累,我們舉杯相敬,恭喜我們踏上了絲綢之路!



【照片】蘭州掠影


張騫通西域,絲路探險精神的永恆典範(甘肅博物館)。


甘肅博物館旁的市場一景。


走往黃河的街上一景。

蘭州處處在開挖建設,散步起來不太舒適。


黃河邊。


黃河邊。


黃河邊不乏各種遊憩服務。
 
黃河邊的清真寺與佛寺緊鄰。

來到蘭州,回民的文化風味又多了一點。


傍晚,趕著往鬧區上工擺攤的攤販群。

蘭州的拉麵也是有名的,找家店嚐一碗。


在蘭州的第二晚,如願喝到了黃河啤酒。

 
記2013.08.08-09於中國甘肅蘭州


*全文照片由上往下第二、四張為亞瑟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