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邊等妳


  ------------------------------

   我其實不知道妳會是誰。
 
  也許妳是我認識的某某某,或是另一個某某某;也許妳不時在網路上跟我聒噪,或出現在我的生活圈;但也許,妳還隱身茫茫人海,等著我張大眼去找尋。
 
  喔!妳何不也找找我,我盼著妳出現。
 
  今天,我出去玩,一邊走,一邊想著妳,哪天天氣好一點,我們一起去。
 
  是的,天氣陰冷冷的,不時小雨,不太適合騎車跑遠路,出不出發,我躊躇半天,尤其,工作有個案子緊急,我放不下心,不禁想全天候監控。
 
  只是,把整個假期都拿來瞪著Email,等新消息,也於事無補啊!出發吧!真的下大雨了再回頭,昨天還不是在雨裡,去反核遊行,又奔波送文件。
 
  很久,沒有往海邊去了。
 
 
‧癒花園‧

 

  北淡線,早已不陌生,沒去過的地方當然有,但有時候,會想去熟悉的地方走走,看看有什麼不一樣──那地方有什麼不一樣,或我自己是不是不一樣了。
 
  北護校園的癒花園,是我不時想起的地方,說那裡特別漂亮,也沒有,但一個特別的機緣讓我認識了這花園後,有機會,會想帶朋友進去走走。
 
  這是個設置了心理諮商設施的小花園,取名「癒」花園,顧名思義,是個療心傷的所在。經營這個花園的北護生死與諮商研究所,不時在這裡舉辦集體的諮商療癒活動,安撫一顆顆失落的心。
 

  人生無法不失落。失戀的時候、喪親的時候、寵物過世的時候、與朋友決裂的時候……,更無常的,譬如車禍的生離死別那種,更是讓人無助得難以承受。思念與悔恨的淚水,人生總要痛流幾回。

 
  花園入口,就有一個流著淚的人臉雕像,一個大大的石水盆,外表像朵花,內盛滿溢的水,如止不住的淚般,源源灌入一個小水道。沿著水道邊走,沿途設有心靈諮商空間、園藝治療室,還有個小沙池,有諮商師的幫助,透過堆沙也能療癒哩!
 
  再走下去,還有個追思平台,是舉辦集體追思活動的地方,繼續走,到了花園出口旁,有祈願牆,有個和解花園,小水道在此迴旋起來,變成一道噴泉,象徵抒發了情緒、理清了思緒,哀悼了過往,與傷痛和解之後,生命,總有辦法躍出新的希望。一個溫暖的小女孩塑像坐在噴泉旁,名為「心願」,是一個早逝的女子所捐贈。塑像女孩歪著頭,閉著眼,像是在作美夢,甜美幸福,因為捐贈塑像的女子希望大家都能建立純真互信的友誼,享受心靈的祥和與成長。
 
  妳知道嗎?今天算幸運,我來這花園好幾次,不常遇到整個水道流滿著水,噴泉還噴得很高。這水道就像很多公園的噴水池,常常罷工,今天有幸在這小花園來來回回散著步,潺潺水聲一路相伴,聽著聽著,心也靜了。

 
  仔細想想,會傷痛,是因為有愛,愛家人、愛情人、愛朋友、愛寵物,愛得越深,分離的時候,就會傷的越重。
 
  我愛妳,不只喜歡妳的優點,還寬容著我們的差異,承接著妳的缺點,一如妳對我的寬容與承接。我們透過彼此的眼檢視自己,用彼此的手相互提攜,相愛,就是要讓彼此都成為更好的人。
 
  唯一的代價大概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們分離,我們會傷得很重很重,只是,我想起陳綺貞那首〈流浪者之歌〉,歌的結尾,她這樣唱:
 
   快樂若是有
   悲傷若是有
   眼淚灌溉
   不枉愛過
 
  
‧海邊‧



  離開癒花園,我直奔海邊。
 
  天挺冷,越往海邊越冷,偶而會下一點讓人心驚的毛毛雨,但不礙事。很高興今天並沒有穿到雨衣。
 
  淺水灣海邊,一排簡餐店列隊,但老闆看來得懊惱了,這麼冷的假日,海邊沒有人潮,海景餐廳冷冷清,沙灘上也只有我一人。我穿著厚靴子踏著步,風一直吹,吹到我有點流鼻水。


   這附近的海邊,感覺並不陌生,有個朋友以前住附近,我因此來過好幾次,但回頭一想,上一次騎車來,竟是四年前。
 
  那一次,跟今天差不多的冷天,我一個人到了海邊,那時騎更遠,到了富基漁港附近。
 
  那時,我心底放著一個女孩,我幾乎以為她就是妳,但後來不知怎麼弄的……,反正就是沒了,她也在去年嫁人了。
 
  傷心,難免,但如果妳問我會不會後悔當時傻傻笨笨弄得自己心傷,我不後悔。
 
  我一直覺得,人生遇到的每個人,對自己都可以有正面的意義,即便是討厭的人也可能是貴人,何況,是喜歡的人。
 
  我從她身上,學到正向溫暖,學習主動付出,我因工作認識她,看到她在工作上實踐著這樣的精神,我受到了鼓舞,我自己的工作表現也漸入佳境。
 
  後來,我們分離了,為了排解情緒,我去旅行,我開始拍照,這兩件事進入了我的生活,現在,我挺喜歡這兩個興趣的陪伴。
 
  我很期待妳也喜歡旅行、拍照,只喜歡被拍也沒關係,總之我們能同樂。
 
  溼冷的風中,實在沒法在海灘待久,我胡亂挑了一家餐廳,在面海的窗旁坐了下來。點了個番茄鍋,不是我的菜,但沒有更好的選擇,也就將就著吃。我一邊吃,一邊看著大海,恍神恍神地,有種困惑的感覺。

 
  海是那樣廣大,大到讓人習以為常。人們如此想親近它,但實際上,卻很難融入,畢竟被海水滅頂,比任何溺水都希望渺茫。
 
  愛,有那麼點神似大海,我們理當被愛包圍,但愛裡總有衝突,有痛苦,波濤洶湧,有時讓人挺怯步。
 
  怯步的代價,是孤單,妳看我嚮往自由,但我更希望能與妳分享我看見的一切,甚至有時候,我也能放鬆自己,讓妳帶領,跟著妳的步伐看世界。
 
  至少,夜裡有妳跟我說幾句話,總比默默地獨自吞下整個白天,來的好。
 
  
‧王佛說‧

 

  折返,我往淡水緣道觀音廟,總覺得對這兒有種莫名的牽動,不知是真的,還是自以為的。畢竟,這種跟神祇、佛祖、上帝……有關的事,我縱不排拒,但到目前為止,卻也很難全然交託。
 
  然而某些時候,我又會想靠近一下,最近就是。
 
  我第一次很認真、很認真地想求個平安符,就是在這裡,雖然那次是被朋友意外帶來,但當時正逢大姑姑重病,而我為著她可能的逝去而徬徨。(啊!今天的話題,怎麼一直繞著分離這件事……)

 
  半年多後,老天還是帶走了大姑姑,我們親友都傷痛欲絕,但我彷彿感受到緣道觀音廟的王佛與菩薩們,在這個過程對我有所眷顧,所以這兩年,我陸續來過這裡幾次。
 
  今天我又來了,雖仍對神佛遲疑,但心裡還是有那麼點想請祂們打聽一下妳的訊息。
 
  該抽支籤問問嗎?大多時候來,我都不會做這件事。這種事總讓我掙扎:未來握在自己手裡,幹嘛問呢?我總覺得這是有點軟弱的行為,但我骨子裡,卻有著牡羊座的好強,何況,如果王佛的指點和我期待的大不同,要怎麼辦?
 
  然而,今天還是想說,問問好了,畢竟我等妳等得不耐煩了。
 
  在緣道觀音廟,要抽三支籤,才能得一籤詩,前兩支籤都算順利,我擲茭一次就拿到,但第三支籤,抽出後,擲茭卻得笑杯(沒中的意思),本不以為意,再抽一次。
 
  結果,我竟然抽到一樣號碼的籤,心裡一震,想,科學驗證時間到,如果同一號碼的籤,這次卻得了聖杯(有中的意思),那豈不代表抽籤真的就只是「純機率」。
 
  但是,有點不太像是純機率地,這次還是笑杯!當然,也就繼續抽第三次了。
 
  結果,竟然又‧是‧同‧一‧號‧碼‧籤,我更緊張了,如果又是笑杯,就是真的有鬼,喔不,是真的有神了!到底是機率,還是王佛真的要來了?
 
  感覺是我在被逼表態,要嘛相信,要嘛不信,總之不可以用那種寧可信其有、姑且一信的不篤定心態來面對這事。
 
  結果,真的還‧是‧笑‧杯!
 
  「你這小子是不是還想懷疑我?」我總覺得王佛心底是這樣嘲笑我,所以這樣搞我一下,但正向點想,祂想幫我,所以先化解我的疑慮。

 
  第五次,我終於抽到了籤了,籤詩內容,當然不用跟妳說,等妳出現時,一切了然。
 
  只是,確實有點違反了我的期待。解籤的老師跟我說,王佛要我一步一步,慢慢來,穩紮穩打,再等等,切莫心急。
 
  妳知道,牡羊座的我怕等的,而且我自認應該算是有耐心的人了,王佛是不是想訓練我成為一個全世界最有耐心的牡羊座啊!
 
  我有點悶,怎麼盼個妳,要這麼難,這麼久,但祂都這麼說了,而且還先來個三支籤下馬威,那我就稍安勿躁吧!
 
  我等妳。當我們彼此都準備好自己,我們再相愛!



                     記2014.03.09往北護、淡水海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