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冬末邂逅波士頓


  -------------------------------
 
  三月初的美東,氣溫約莫零度,我從紐約出發,搭巴士前往波士頓。車外照例遍佈乾黃枝草,但兩小時後,變得白雪崖崖。我有點欣喜,因為那是我此生第一次看見雪白的大地,像是預備一場洗禮般,讓我從紐約的澎湃中靜了下來,又有點擔憂:接下來幾天在波士頓,就是這種景象嗎?
 
  幸好沒有,不然我感冒未癒的身體可能無福享受波士頓的美景,這是個適合散步的城市,要是下大雪,可能就沒有接下來幾天那令人回味的步伐了。
 
  「老波士頓」到旅社接我,她是我高中同窗,但我對她印象不多,在這次波士頓相遇前,我們已經八、九年沒見過面,這些年,她在波士頓完成音樂碩士、博士學位,也在這邊工作,前前後後七年。
 
  我本想,以我的不擅說話,遇到這麼久沒見面的人,應該會沒話講,然而,她伴了我三個晚餐,兩個白天,總有話題,因為波士頓本身就有太多故事。
 
  這裡說著美國發跡。當年的「波士頓茶葉事件」引爆了美國獨立戰爭,戰爭的第一發信火,便從波士頓的老北教堂(Old North Church)點燃,第一場戰役,也在城邊的邦克丘(Bunker Hill)開打。早在獨立前,波士頓便是北美移民的重鎮,全美最早的教堂、最早的人民聚會堂、最早的書店、最早的大學……,都集中於此,這老城幅員不大,政府也就把處處林立的史蹟,在地上畫一道紅線串起來,稱它「自由步道」(Freedom Trail),觀光客只要沿著地上的紅線走,就可以見證美國早年的發展。
 
  不像其他城市街道規劃工整,這座老城街巷錯綜,卻也因此生意盎然,總是走沒幾步路,就會遇到讓人駐足的老屋。老波士頓跟我說,這兒的老建築被有意識地保存,即便是住宅、商家,室內要如何裝潢都沒關係,但外觀不能作重大、永久性的改變,她還說,這裡的地鐵也是全美最老的,尤其走在馬路上的綠線地鐵,遇到紅燈還得停下。有時尖峰時間車多,後班列車快要追上前班列車時,前班列車就會請要在鄰近車站下車的乘客下車去改搭後班車,然後自己搖身變成快車(Express),往前狂奔幾站。這情景,我在這兒短短幾天便親身見過。
 
  波士頓人會抱怨這般效率嗎?他們似乎見怪不怪,說不定還有點自豪這個城市的古老樸趣。我很記得第一天在波士頓下巴士時,便很鮮明地感受到這兒人的氣質與紐約大不同。這是座老城,也是個大學城,除了著名的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還有大大小小數十所大學座落於此,匯聚了世界各地頂尖的教授、學子,「街上的路人都是天才呢!」我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老波士頓也介紹了幾個在此求學的台灣朋友給我認識,他們雖是過客,但卻對這城市有種認同,時常聚集看球賽,大聲為波士頓的球隊加油。他們問我,喜歡紐約還是波士頓?在人家地盤,我當然回答波士頓,但我是真心的。
 
  這兒古色古香,處處美得讓人流連;這兒氣氛從容、和善,讓我卸下幾天前在紐約時對旁人的提防。在這裡,我可以將背包掛在單肩,恣意在街頭筆記、拍照、翻地圖,走沒幾步路就有座椅可以歇息,坐下時的風景又讓人忍不住站起來,拿起相機拍幾張。
 
  在波士頓的最後一個白天,老波士頓與我相約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在路旁愜意地早餐,然後沿著校園旁的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散步。
 
  天暖了,暖到可以脫下大衣,老波士頓熟練地只穿了薄長袖配短外套,還一邊後悔說應該帶一件更薄的外套就好,而她身旁的我,則還笨笨地披著厚重大衣,懶得手拿,也就將就穿著。樹影依然枯乾無葉,但陽光灑出查爾斯河的粼粼波光,為蕭瑟的冬景添上暖色,寒意退去,人們迫不及待曬曬太陽,沿河慢跑的、草地打滾的,為寧靜景致天上些許生動,好美,好舒服。
 
  「台灣沒有這樣的風景」,今年六月就要回台灣的老波士頓這樣說。「我想你應該很捨不得吧」,我問,她沒多說,只說還不敢想這件事,話題隨即聊到屆時行李打包會是如何的大工程,我猜想,她心中充盈著還不敢面對的臨別波動吧!至少如果是我,我會的。
 
  我們散步到中午,走入市區吃頓大餐,又買了當地著名冰淇淋,在街上邊走邊吃,經過了河邊,又不知不覺來到她第一天帶我散步的公園附近。下午四點多了,她還有其他事情,我們便在街頭輕輕話別,我在路旁座椅看了看今早的合照,若有所思,然後,起身繼續行走,沒多久,又走上了自由步道。
 
  才發現,第一天來時感覺走了好一陣的自由步道,少了老波士頓一邊講故事,路程變得如此短。我走到步道上的昆西市場(Quincy Market),這當年臨海的漁市,而今是風味別具的美食商圈,我喜歡這裡的氣氛──一種不知如何形容的異國情調,短短五天,我已是第四次來到這邊。我坐在市場外的石階上,看著一個老兄用鍋、盤、水桶反蓋地面,拿起棒子敲敲打打,成了別開生面的街頭搖滾秀。他打出了這座城市優雅外衣下的活力,也打出了我平靜外表下的澎湃。啊!我多想再多留幾天,可惜我已安排好明早離開的機票。
 
  一陣子後我起身,漫無方向地流連著這城市的氣味,幾分鐘步程外的港邊,我停下腳步,看著天空僅存的微光消逝。
 
  晚安,波士頓,衷心企盼能再聚。
 
 
                      2012.03.03-07波士頓旅行
 
‧後記‧
 
  這篇文章來自那時與老波士頓道別後,坐在昆西市場前的石階寫下的片段文字,回國後,我曾把它整理成文投稿,但被退回,也就一直擱著,轉眼一年半載。
 
  老波士頓在去年六月結束旅美生涯,我們偶而FB問候,一直沒再見過面。雖是高中同窗,但高中記憶好遙遠,讓我覺得她反倒像是異國邂逅的旅人,有種萍水相逢的美。
 
  直到前幾天,老波士頓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舉辦個人小提琴獨奏會,而我在演出前四小時終於確定空得出時間前去聆賞,開演前我有種莫名情怯,彷彿要接近那段旅行記憶,那次旅行走過十餘城,波士頓仍是回味起來最勾人的。
 
  舞台上的老波士頓一身高雅,是個技藝精湛的小提琴家,表情時而嚴肅,時而沉醉,若不是那張熟悉的臉龐,一時之間也真難聯想她就是帶我去吃冰淇淋、去超市買龍蝦、去朋友家打牌的那個親切的牛仔褲女子。
 
  於是我想起了這篇被「擱在抽屜深處」的文,重新拿起來修修弄弄。
 
                               2013.12.02
 

‧波士頓行圖文可參考〈波士頓漫遊記〉
 
http://blog.yam.com/smck/article/492727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