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底的西域

  --------------------------------

  終於,將再次出發旅行。這一次,我找了個旅伴亞瑟,往中國絲路去。
 
  我戲稱,這是「兩個失業男子」的旅行,雖然幾個月前見面,我們就已經都對離職蠢蠢欲動,但若時序拉回近一年前,我們其實都還對當時的新工作滿懷期待,沒想要做一年(不到)就走人。
 
  只能說,這次不約而同離職,是個「慢慢發生的意外」。一年前我們都還在轉職空檔時,曾天南地北聊到,有朝一日可以一起來趟豪邁的旅行,而今,這一朝這一日「意外」來早了。
 
  那就把握吧!當我興起旅行的念頭,也就想到亞瑟!
 
  幾天前,我們行前討論時,亞瑟聊到他一個朋友,年薪百萬,但不曾停下工作腳步,聽聞亞瑟將出發絲路,那位友人的女友還不禁嘆:「看他多活在當下!」確實,他的這位友人雖然年薪百萬,但家境富裕,兄弟年薪數百萬,百萬實在「太少了」,讓他面子壓力很大,得時時奮力掙錢。
 
  相較來說,亞瑟似乎是另一種極端,一趟旅行,會幾乎讓他戶頭歸零,但他仍毅然出發。有時我很羨慕他,為什麼有辦法這麼灑脫,因為我,總走在中間路線,而我並不確定是好或不好。我那種又保守穩健,又嚮往奔放的個性,讓我沒有我所羨慕的旅行家的那種豪邁,也沒有安分守己的人,一步步當上主管,累積財富的那種成就。
 
  對於未來,我與亞瑟一直有些想像,但一直模模糊糊,就像這次絲路旅行。
 
  我們只訂了來回機票,以及頭兩晚的住宿,有個大致想走的路線,有些心底想到達的地方,但這當中也有很多很多的如果,一切,就交給際遇。也許我們會找不到房、趕不上車、被敲點竹槓、在路邊撇尿……。「大不了睡機場」,亞瑟發願要睡遍所有他到過的機場大廳,如此,我又何必擔心不細緻規劃會苦了我們,雖然,我們從台灣飛抵西安的那晚住宿我已訂好,他無法睡機場了。
 
  像極了我一路走來的生涯,也許這就是我。我是個神經質的人,嚴密的計畫會帶給我很大壓力,就像明天要早起,我今晚幾乎會睡睡醒醒,很難一覺到天亮。我越來越明白,安分地守著職位,以升遷、加薪為目標的人生,會很難讓我心神安寧,尤其,當看到當今那一個個因安分崗位而位居高位者,滿嘴浮華的績效,實則麻木不仁,我引以為戒了。
 
  兩千多年前漢朝張騫出使西域,歷時十幾年,百人出發,僅兩人返回漢朝,他探險了全然未知的陌生土地,他遇到的可不是睡機場、被敲竹槓,而是無數次餐風露宿,兩次被匈奴俘虜。但秉持回漢朝的信念,沒有變節,行經之路成了所謂的「絲路」,開啟了中西文化交流。
 
  一千多年過去,大唐玄奘循絲路出發,南折天竺取經,差點渴死沙漠、凍死高山、人頭落入盜匪手中,但秉持探索佛法的信念,他寧死不退,總化險為夷(但也實在是命大)。十九年的旅程,他出發時走過的國家,竟有許多在他返程時已經滅亡,變成大唐國土。
 
  又過了一千年,無數的觀光客在新疆旅行,這過往所稱的西域,盛世時屬於中國領土,亂世時可能分屬數十國家,而今張騫、玄奘的血汗成了浪漫傳說,那分分合合所帶了的文化柔和,化身為時髦的異國情調,而我,只是搭著莫名的也想看看的好奇,也將出發西域。
 
  說什麼感懷歷史、體驗文化、尋找自我、思索生涯……,沒那麼神聖。我旅行,就像有人愛逛街、有人愛爬山、有人著迷琴棋書畫,而我,喜歡「出門走走」,而已。
 
  只是,這種出門方式,與我近年動盪模糊的職涯,誰是因、誰是果,細探到意識以外的內心世界,有時還真令人玩味。我的生涯像當年未知的西域,除了某種隱隱約約的信念,現在到底多少國王,說多少種語言,有多少位神佛,我也持續探險中。而我會像大唐太宗,豪氣一統天下,獲得天可汗之尊,或是像文風宋朝,選擇與每個國家、每段際遇和平共榮又共融?
 
  就讓我自己自顧自地,「繼續看下去」吧!只是,我這個姓趙的,在情感上,看來是比較可能欣賞宋朝治世哲學多一點。
 
2013.08.0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