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美國行】密西根假期

  --------------------------------   出門玩有兩種:一種是渡假,一種是旅行。我這次美國行大多時間比較像是旅行,但來到密西根(Michigan)的安娜堡(Ann Arbor),步調則比較像是渡假了。   安娜堡是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的所在地,是一個小小的城市,沒有地鐵、沒有商業高樓,最高的建築很可能就是密西根大學的醫學院。我們大概可以把它想像成台灣的南投市或花蓮市,雖然是「市」,但仍不脫鄉下的氣息。   密大算是名校,加上一些歷史因緣際會,讓這兒不時見到外來的文化,我在這邊吃過「道地」的中東沙威瑪,吃過「純中餐」的吃到飽餐廳,事實上,我抵達安娜堡的那一晚,宵夜竟是珍奶和鹹酥雞,台灣人開的店,店裡還看得到台灣來的書籍,不過,食物味道終究是比在台灣稍遜了一點。   安娜堡不是一個觀光客會造訪的城市,若不是因為表弟在這邊工作,走過美國再多地方,大概也不會想到來這邊。在密西根的十幾天,除了有幾天到芝加哥去外,大多就是待在表弟家,過著跟他一樣的生活,正好遇上他的工作空檔,所以也不時搭他的中古跑車四處晃晃,超市、公園、森林,也去過一次加拿大。   加拿大?是的,別以為很遠。從安娜堡出發,不到一小時車程就可以跨出美國邊境,比去買東西還近。 ‧勇闖加拿大‧
  那是一個睡到自然醒的中午,在家吃完午飯,還盤算著可以找一天去加拿大邊境的溫莎(Windsor)走走。「不如現在就去!」表弟靈光一閃,興致一來,就這樣約莫下午兩點多,我們臨時起意「出國契頭」去了。   表弟感覺比我興奮,因為我本來就已經身處出國旅行的行程中,但對住在美國的他來說,這真的是「出國」,不出一小時,車行經過底特律(Detroit),來到河邊,通過一個河底隧道,看見楓葉旗飄揚了。   雖然台灣到加拿大是免簽,但我們通關並沒有太順利,被攔下停車,叫到邊境辦公室去。邊境人員拿著我的護照,在一張紙條上對呀對的,直到旁邊另一個工作人員走過,說:「The green one is Ok」,我們被放行了。   結論就是,這兒是個冷僻的小海關:一來,竟然沒有用電腦作業,用紙條資料比對確認我的身分;二來,大概太少有華人從這邊入關了吧,害得邊境人員一時混淆「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不同,幸好,旁邊還有個聰明的,知道看護照顏色就好,綠色的是免簽證的台灣。   天氣挺冷,溫莎的市街感覺也是冷冷清清,逛了一下,感覺這兒沒什麼特別好玩之處,除了一個賭場。   賭場就不冷清了,兼營住宿,看來是許多阿伯阿婆打發時間的渡假勝地。我與表弟非好賭之徒,我們的目標,是賭場內的超豪華自助餐(Buffet)。真的是霹靂豪華,世界各國料理都有,最驚訝的是看到蒙古烤肉那種在大大的圓形炒盤上的快炒。啊!在台灣都很久很久沒吃蒙古烤肉了,不禁去炒了好幾盤,吃得好撐。
↑ 行經美國曾經風光的汽車大城底特律,看到的是破破舊舊的感覺。
↑ 喔!加拿大!
↑ 冷冷清清的溫莎(對岸是美國底特律)。
↑ 溫莎市街一景。
↑ 大多數人到溫莎為的就是這個賭場。
↑ 賭場餐廳遇見蒙古烤肉,但炒的方式和味道還是不太一樣。
↑ 豪華buffet的切片牛肉是我的最愛啊! ‧品一口美酒‧
  密西根是著名的酒鄉,有大大小小酒莊散佈。酒我不太喝,品酒我更不懂,但走一趟酒莊,卻也是來到密西根不可錯過。   去哪家好?就在網路上隨便挑,挑一家從芝加哥返回密西根時順路的,於是,我們來到這家叫作Contessa的酒莊,位在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一大片原野上。   酒莊不大,也不像有些酒莊有導覽服務,說起來,就是一家賣自家釀的酒的小店,店名Contessa是老闆太太的名字。看得出來,這是一個非常迷戀老婆的老闆,從高速公路的廣告指標、到每個酒瓶貼上的標籤,都是太太的肖像,更別說在酒莊裡,太太的畫像、照片也是處處掛放了。   老闆講話溫溫的,感覺是個感情細膩的人,親切地在吧台上與客人閒話家常,並酌各式酒品,讓客人品嘗。我跟表弟算是含蓄的,只帶了三瓶酒回家,其它的美國客人,都是整箱抱的。   我們真羨慕這老闆的生活,在這開闊的原野,伴隨甜美的愛情,每天喝喝小酒,跟客人閒話家常,優雅、樸素、愜意,就是他的生活。有時候我也會想,我們在台灣的生活每天快步奔忙,圖的是什麼?如果只是一份薪水,別無其他,那值得嗎?
↑ 開闊的原野,是我此行所夢寐以求。
↑ 太太的畫像,就是酒品商標。
↑ 吧台一角,還擺了老闆的結婚照。
↑ 這樣愜意的生活,讓人羨慕,也讓人反省。 ‧密西根假期‧
  在密西根,我過著每天睡到自然醒的日子,有時粗茶淡飯,吃個麵線配毛豆就是一餐,有時則放縱地吃豪華大餐。這十多天,吃了五、六餐自助式吃到飽,驚人地發現,原來我是可以一餐吃好幾客牛排的。   身為一個觀光客,別人平價的生活,在我眼裡都像是得花錢的度假村享受,這兒地大,所以公寓頂多兩三樓高,處處草坪、植栽,在住宅區散步,美景都像是在觀光。台灣濕悶,又有蚊蟲,公寓陽台幾乎都被包覆成室內空間,人們並不喜歡在戶外活動,但密西根不同,這兒會下雪,因此陽光顯得珍貴,出太陽的日子,在家裡簡單料理,拿到陽台上曬太陽吃午餐,舒服至極。   表弟在密西根開的是一輛中古跑車,Toyota的平價品,造形卻很美,敏捷卻不帶殺氣,動感卻不失沉著。十幾天下來,這台車也變成我的密西根回憶之一了,坐著它,兜風好幾處地方。   跑車座位低,起身費力,空間小,不適合載客載行李,如果上有年邁長輩,下有家室妻小,跑車其實很不實用。開跑車,圖的是一種情調,「只有這個年紀可以開」,表弟說。   確實,人生很多事是時機過了,就沒機會做了,我想到在台灣的生活,忙碌卻枯燥,我是不是不曾把握年輕歲月,放開自己,來點什麼情調?   我確實是不容易放開的人。我很記得有一次,從一個Outlet要返回安娜堡,已是晚上。在高速公路上,表弟打開天窗,讓我躺下吹風,看天上的星星,沒幾分鐘,我卻不太自在,起身了。全然地放開自己,享受俯拾即是的涼風與夜空,是我很不熟悉的感覺,由其身旁有人時。   比起此行稍早在美東、德州,密西根的假期看似平淡,卻撞擊我心,提醒我什麼才是「生活的味道」。回台灣後一陣子,我搬了家,換了工作,在一個程度上重整生活,比以前更捍衛我的生活時間,留給自己,專注於平凡。
↑ 有一天,在密西根大學旁的一片森林小溪散步。
↑ 森林裡有些「情況」,總是讓我挺好奇。
↑ 在台灣,我甚至幾乎沒有划船的經驗。
↑ 有一個夜晚,在一個小機場,用手觸摸了飛機幾下。
↑ 自製的牛排餐,也是很好吃的喔!
↑ 大學旁的便宜漢堡店,就像台灣的小吃般親切。
↑ 走在別人的住宅區,連尋常的信箱看起來都變得夢幻。
↑ 住處門口的風景。
↑ 這輛中古跑車,也是我的密西根回憶。 記2012.03.27~04.17,於美國密西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