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美國行】美麗的聖安東尼奧

  --------------------------------   說來我也奇怪,人到了美國,眼睛卻總是搜尋著不太美國的風景,出了門就得上高速公路的德州,讓人有點小小沮喪,幸好,那兒有座叫作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的城市可以漫步,讓我活了起來。   聖安東尼奧是德州最古老的城市,早在德州還是墨西哥領土時,不,或許更早,早在墨西哥還是西班牙人殖民的時,這兒的聚落已然成形,也因此,城市裡的街道雖不整齊,但卻生意盎然,特色的小店、餐館林立,德州牛仔風、墨西哥風、西班牙風,不分你我地,洋溢這個城市的每一角落。   今天的聖安東尼奧,是個觀光勝地,處處都有美妙的音樂,時而是拉丁風情的吉他歌手,時而是浪漫小提琴為河邊的用餐者獻奏,也有管樂隊,在公園廣場自顧自地鼓瑟齊鳴,他們不會給你莊嚴的巴哈、悠揚的貝多芬,而是動感歡樂的進行曲,讓人不自覺地跟著和拍擊掌。   然而比起音樂,我更記得的,是這裡的大笑聲,在地的人爽朗,觀光客因此更開懷。民宿老闆娘的大笑,溶化我奔波找路的不安;公車司機的大笑,讓我拋開等車的疲累;廣場樂手的大笑,讓我忘卻錯過班車的無奈;觀光客成群的陣陣歡笑,稀釋整天背背包走路的疲倦。   來到這兒,像是忘記煩惱似地,每個人都面露歡顏,觀光客是來玩的,放肆歡樂幾天乃人之常情,但在地的人何以也總是一派從容,什麼都沒在怕似地歡樂呢?   我想,內心平安的人,才能時時展露發自內心的笑靨。聖安東尼奧,也是個心靈城市,座落市區、市郊,古老的天主教堂,說著傳教士幾百年來在此地耕耘人們的心靈的故事,難以想像,讓人躍動的聖安東尼奧,同時也給了我這趟旅程很難忘的平靜片刻。 ‧河濱步道‧
  河濱步道(River Walk)無疑是聖安東尼奧的目光焦點,我很記得我剛到聖安東尼奧,走在路上第一次「巧遇」河濱步道的驚艷感,那時是下午,步道上人潮尚不多,然而沿著小小河道林立的風味餐館,以及從河道駛過的遊船,構成一幅浪漫的風景。   河濱步道,是市中心區一圈低於市區道路幾層樓高的水道,臨著河道兩邊林立了各式餐館、旅店,也設有購物中心、會議中心、劇場空間,或是庭園景觀,時而典雅、時而氣派、時而寧靜、時而熱鬧。市區的主要景點如阿拉莫碉堡(Alamo)、拉威利塔藝術村(La Villita)等,均圍繞在步道附近,如果要到遠一點的地方,也常是從河濱步道附近的公車站牌出發。   可以說它是美國的江南,或是德州的水都威尼斯,河濱步道的景致美麗,氣氛更迷人,越夜越浪漫。在聖安東尼奧的這三天,每天從這兒開始,從這兒結束,來來回回幾遭,也走出些許熟悉感,到我決定離開聖安東尼奧的前一晚,回旅舍前,還不住多看它一眼。
↑ 抵達聖安東尼奧的那個下午,無意間在這邊與河濱步道初見面。
↑ 帶有古典味的河濱一角。
↑ 河道盡頭是現代購物中心。
↑ 穿過這裡,有個豪華會議中心。
↑ 有些河段兩岸是看起來挺豪華的旅館。
↑ 河邊充滿音樂。
↑ 河邊的小劇場,可惜沒遇上表演。
↑ 近晚,河道開始熱鬧起來。
↑ 越夜氣氛越浪漫。 ‧阿拉莫碉堡‧
  歡樂的聖安東尼奧,其實有著壯烈的過往。當年德州欲脫離墨西哥獨裁統治而獨立時,曾在阿拉莫碉堡發生戰役,德州以200人的志願軍,死守阿拉莫碉堡,抵抗墨西哥5000人大軍,最後雖全數犧牲,但讓墨西哥軍隊元氣大傷,也讓隨後趕到的德州援軍得以戰勝墨西哥,終於促成德州獨立。   沒有這場戰役,今天的德州說不定還屬於墨西哥的一部分,而不是富裕民主的美國。碉堡的遺跡位在聖安東尼奧遊客最多的市中心區,雖感受不到沉重的氣氛,但彷彿也在提醒,眼前美景得來不易。
↑ 阿拉莫的主建築,可說是代表聖安東尼奧的地標印象。
↑ 入門口先拍照留念。
↑ 美麗的聖安東尼奧有著血淚的過往。
↑ 靜靜守在碉堡旁的大砲。
↑ 碉堡旁一景。
↑ 美麗的穿廊。 ‧使命之道‧
  早年的德州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天主教傳教士來到聖安東尼奧,建了幾座教堂作為據點,教堂不僅是信仰中心,其前方也圍起一大塊廣場,附設一些房舍,平時作為教育、生產勞作、民生品交換的場所,戰爭時,更成為保護周遭民眾的碉堡,阿拉莫即其中一座。教會在此地有很深影響力,不僅是歐洲移民,原住的印地安人,也相當程度受到天主信仰的感召,而改變了原本的生活形態。   除了位在聖安東尼奧市區的阿拉莫碉堡,市區南方還有四座教會遺跡,當地政府規畫了一條道路串連這四座教會(Mission),稱它使命之道(The Mission Road),公車能到的,也是我實際走訪參觀的,只有兩座:聖荷西教會(Mission San Jose`)、康西普生教會(Mossion Concepcio`n)。   等公車動輒二十多分鐘,有時是在熙來攘往的市區,但有時也在人煙荒涼的郊區,很苦嗎?我反而覺得,頂著烈日呆坐路旁,彷彿是在預備一顆平靜的心似地,暫時從聖安東尼奧的熱鬧抽離,迎接心靈之旅。   其中,聖荷西教會,是四座教會中規模最大的一座,這兒的斷垣殘壁太美麗了,每一道門,不管是完整的、殘破的、重新整修過的,都不禁想要穿過瞧瞧;斑駁的古牆、石柱像是會說故事一般,讓我不住以手觸摸,感受一下它的氣息;而聖堂內,則至今提供信仰服務,高聳的窮頂、昏黃的光線,美麗而不華麗,加上微微閃爍的祈願燭燈守在角落,讓人彷彿來到電影裡神秘的中世紀。
↑ 聖荷西教會的公車下車處,挺偏僻的。
↑ 聖荷西教會入口。
↑ 教會全景的模型。
↑ 美麗的聖荷西大教堂。
↑ 教堂的高塔處。
↑ 牆面的雕刻藝術很精彩。
↑ 看得出來教堂曾經是彩色的。
↑ 聖堂的入口處。
↑ 聖荷西教會的聖堂,美麗而不華麗。
↑ 守在角落的祈願燭火。
↑ 我愛這種只剩下樑柱的房舍。
↑ 邊牆房舍內一景。
↑ 教堂後方破得美麗的斷垣殘壁。
↑ 教堂後方的小工坊。
↑ 康西普生教會全景。
↑ 康西普生教會聖堂一角。
↑ 康西普生教會的樓梯口。
↑ 康西普生教會旁的長廊。 ‧聖安東尼奧大聲笑‧
  第三天,本來要離開聖安東尼奧,前往奧斯汀(Austin)走走,但因為錯過較早的客運班次之故(貪睡咩),班次不多的情況下,發現奔波往奧斯汀,實在太趕,我索性就在聖安東尼奧多留半天了。   這半天真愉快,我走到阿拉莫碉堡前的廣場,一支著紅衣、短褲的樂隊正在張羅演出,他們像是一個觀光團般,先在碉堡前拍大合照,然後整團嘻嘻鬧鬧開演,演出的曲子都很活潑,不時搭配樂手搞笑的肢體舞蹈,觀光客圍著一唱一和,歡樂極了。   這就是聖安東尼奧,如過去兩天所感受到的,音樂與笑聲處處,這般爽朗奔放,讓人好愛,雖然,我不是那種會放得開同聲大笑的人。   我愛一個人旅行,但一個人旅行就怕遇到這種歡樂時候、浪漫的地方,會感到些許孤單,讓我突然覺得身旁有個伴,一起開懷、品嘗,該有多好。當然這個伴最好別是嚴謹的行程規畫者,能隨遇而安,一同發現驚喜,體驗旅行的意義。
↑ 繽紛的市集廣場(Market Square)。
↑ 混搭西班牙風、墨西哥風、德州牛仔風的禮品店,琳瑯滿目。
↑ 吃這盤墨西哥菜時,服務生不時遠遠舉起大拇指說:讚吧!
↑ 在拉威利塔藝術村(La Villita)遇到這位老兄,給我E-mail請我寄照片給他。
↑ 在這小教堂前,有個老兄好奇地問起我手上的佛珠。
↑ 看見我的鏡頭,這老兄舉起酒瓶致意,我也回他一個大拇指與大大的微笑。
↑ 優美的排笛聲,舒緩了我走了一整天的疲憊。
↑ 這個紅衣短褲樂團在大合照,我也參了一咖。
↑ 樂團的演出搭配搞笑的肢體動作,歡樂極了。
↑ 紅衣短褲樂團為我的聖安東尼奧行畫下精彩的句點。 記2012.03.19-21聖安東尼奧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