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美國行】我的紐約初體驗

  -------------------------------   對於旅行不算老手,複雜的紐約給人一種不安,想到要下飛機,心情就有點忐忑,但真沒想到,降落紐約時,竟還能有人能稍微聊聊台灣生活,感覺真是舒緩緊張。   他們是在東京轉機的時候遇到兩個自助旅行的台灣女生,搭同一班飛機飛往紐約,「一起去坐地鐵吧」,他們邀約,我當然爽快答應。我們一起摸索如何從機場到地鐵站,到了地鐵站後,再研究彼此要去的地點怎麼搭車。車站前,有工作人員親切地為我們指引、建議,我對美國的第一印象,算是過關了。   萍水相逢,但各往不同方向,我也就和這兩個女生分道揚鑣了。機場畢竟是國家門面,出了機場,在也沒有人討論與協助,獨自上了地鐵,真正的讓人緊張紐約,來了。 ‧地鐵初體驗
  上地鐵時天色已暗,我獨自一人拖著大箱行李,死守車廂一角。我想起有個在台北捷運工作的朋友曾經提醒我說,台北捷運是世界數一數二好的,別對國外的地鐵寄予厚望,恩!「 知道」與「感受到」,終究後者深刻得多。   紐約地鐵站大多看來相當老舊,整體來說像是台灣街頭那種沒人想走的陰暗地下道,燈光昏暗,牆角不時滲著髒水,還隱隱混著不太好聞的氣味。列車上沒有跑馬燈告訴乘客現在的位置,也沒有標準化的廣播用各種語言,咬字清楚地告訴大家抵達的站名。每當列車到站,我只聽到一個雞哩瓜啦的飛快廣播不知在講什麼,之後很快就關門前駛。各車站沒有統一製作的站名告示。停站時,我只能從窗口快速搜尋看起來像站名的字樣,對著地圖確定自己的方位。   列車上的人什麼顏色都有,但我總感覺黑人較多。從機場到市區的路上,我前方坐了一個黑色胖女人,不久後臨坐也坐下了一個黑色胖女人,而另一個更胖(我看體重超過我的兩倍)的黑女人站在她前面,不知一路眉飛色舞什麼,他們的打扮感覺都挺次文化,而我像是一個營養不良的弱童躲在車廂角落。   在台北,我很少覺得捷運站的手扶梯很必要,覺得那只是拿來偷懶省腳力的設施,偏偏,初抵紐約,我拖著20公斤的大行李箱和一個塞了單眼相機、筆電和好幾本書的重背包,傷腦筋了,紐約的地鐵車站「竟然」沒有電扶梯啊!   在陰暗的地下穿梭約一小時後,我使勁地提著行李步上台階、鑽出地面,啊!紐約,我喘了一口氣。我終於和紐約的街景相見,但稱不上相見歡。
↑ 通往剪票口的通道,感覺就像沒人要走的地下道。
↑ 地鐵站入口大多就像這樣默默出現在街角
↑ 地鐵站一景。 ‧參見女神
  天亮了。大概是時差關係,整晚我只淺睡一、兩小時。這是我到美國的第一個白天,我打算不免俗地,先去參見自由女神,只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我又要進地鐵站了。   這次,我遇到什麼狀況呢?   我從昨天出站的地道口進站,發現我要搭乘的方向,在地鐵站的另側月台,我在髒髒的站內忐忑地走著,卻怎麼找也找不到往對面月台的通道,赫然發現,兩邊不相通啊!   原來,這車站不像台北捷運,任何一個出入口都可以抵達站內每一個月台,我必須出站,在地面上過馬路,再進站到我的搭車方向的月台。紐約的地鐵是按次計費的,不計里程,進去一次算一次錢,就這樣,我有點不爽地被地鐵坑了一次錢(約台幣70多元)了。   列車上依然龍蛇雜處,感覺不甚舒服,不管是西裝筆挺的、穿著嘻哈的、或是感覺像媽媽桑的,人們臉上大多沒太多表情。往自由女神登船口在地鐵站末端的South Ferry站,地鐵上的人也隨著列車前行,一站一站地散去,接近South Ferry時,列車上剩下的人不多,神情也感覺相對輕鬆,喔!感覺我終於來到宜人逗留的觀光區了。
↑ 往自由女神的登船口,在砲台公園內,舊砲台現在是售票口。
↑ 砲台公園一景。
↑ 參見女神的遊客一早就大排長龍,上個遊船,安檢不輸上飛機。
↑ 傳說中的女神啊!
↑ 從自由女神所在的自由島眺望曼哈頓。
↑ 自由島登船處一景。
↑ 遊船接著會載大家到艾利斯島,參觀美國移民史。
↑ 我在美國消費的第一餐,艾利斯島的0度海風與一盤近台幣400元的炸物。 ‧走過華爾街
  走出砲台公園,就是世界的金融重鎮──華爾街區了。這是繁華與貪婪的交會處,我本想說會不會遇到前幾個月抗議潮餘波盪漾,可惜沒有。   華爾街其實短而窄,大部分都是徒步區,兩旁盡是摩天大樓,讓身處當中的空間感挺奇妙,真是名符其實的「Wall」 Street。我走到華爾街盡頭,是東河的河畔,本想接近一下有名的布魯克林橋,但接近橋下時,四周破舊、人少,感覺是持槍搶案發生的好地方,我趕緊回到觀光客聚集的街區。   我往911事件發生現場──世貿中心的遺址走去,一棟棟感覺很容易再被飛機撞到的摩天大樓正在大興土木,工地旁有一道人龍在排隊,準備進入911紀念園區,緬懷這場悲劇,書上說這個要門票,我也不跟風了。   美國人以受害者之姿紀念911事件,但事實上,911事件反而撼動了我對美國價值的信任感,不管如何,走在這個歷史現場,我感覺到歷史悲劇對後人其實有個附加的利多:賺觀光財。   這是我第二次在異國的街頭遊走,上一次是兩年前在尼泊爾加德滿都,整體說來,走在紐約的感覺並不比較舒適,反而更不安,我期待,接下來我離開紐約後的所要造訪的城市,能給我不同於紐約的感覺。
↑ 華爾街區著名的金牛塑像,生動逗趣。
↑ 華爾街:高牆與窄街帶來一種奇特的空間感。
↑ 看起來很貴的櫥窗。
↑ 貪婪的大樓與聖堂。
↑ 911事件的現場,摩天大樓大興土木。 記2012.03.01~02. 紐約街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