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 在 這 樣

關於部落格
  • 70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過太平洋

  --------------------------------   此際,我在太平洋上空,飛機已接近北美大陸,離目的地紐約還有5小時。   這是我此生至今最遠的里程,最長的旅行,我盤算這次旅行大概也近兩年了,說來詭異,出發的早上,我幾乎沒有興奮、期待的感覺,拖著疲憊與困頓,我滿腦猛想著:天啊!接下來四十多天要怎麼過?有很多焦慮。   疲憊與困頓?這詞用來形容離開工作崗位已一個多月的自己,感覺挺奇怪。但確實是這樣,我只能說,工作有時真是逃避自我最好的藉口,那些在工作時覺得想做而沒時間做的事,在停下工作後彷彿都變成差事了,想好好讀讀英文、想徹底整理房間、想看幾部連續劇……,唯一完成的,大概只有好好睡大覺,只是,精神也沒比較抖擻,反而還被咳嗽困繞到出發。   幸好,我沒把這次旅行也蹉跎了,儘管它籌備起來確實有點複雜。旁敲側擊,試探周遭,更試探自己,終於決定走這四十三天,以及紐約、波士頓、華盛頓、休士頓、安娜堡等駐點。我總希望有個自在、愜意、隨性的旅程,但內、外在的慣性與壓力,終究還是讓自己走上具體規劃的旅行模式,也免不了跑些觀光景點,至少,獨自旅行的時段是得規劃的,一份旅行計畫,對自己與旁人,都是定心丸。   打包行囊也是一番工夫,尤其我要到我沒經歷過的寒冷地方,猛帶厚重衣服,行李幾乎要超重了(幸好後來沒有)。我不禁慨嘆:天啊,我要這麼多東西才能維持生活!   心情何嘗不是如此。就像難以簡單的行囊,心情的負擔無所不在,卸下工作、獨自旅行,能讓心自由無罣礙?越接近出發,越收到旁人的祝福、叮嚀、擔憂,四十多天的旅行,在一個動不動聽到誰誰誰遊學半年、出差數月的全球化社會,本以為根本沒什麼,但後來卻發現,對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其實都還是很有壓力的。   再過幾小時就要降落,我將踏上夜晚的紐約,旅遊書上形容,這是一個最刺激的城市,「刺激」這詞真不太好,徒增我此時的忐忑。   希望這樣的忐忑,就像臨上舞台前的怯場緊張,一下子就會過去。希望我有朝一日自信地站在自己生命的舞台,分享從容走在世界各地的體驗。
↑ 我在想,我會不會看見自己的行李被丟上飛機。
↑ 降落日本轉機前,看見雲海裡的富士山。
↑ 從日本起飛的美國航空飛機餐,菜色很混搭。 2012.03.01 於美國航空AA168班機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