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飛,因為眷戀太陽

  ------------------------------ ‧之一‧   用了七年的音響在今年中壞了,我躊躇了一陣,終於在12月初買了新的音響,畢竟,我不喜歡用電腦聽音樂。   總覺得聲音聽起來有點悶悶的,但我也不想計較,它不是多高級的音響,我的耳朵沒有,也不需那麼敏銳。對聲音敏銳,音響要越用越好;對畫面敏銳;相機要越用越高檔;如果味蕾敏銳,餐餐都要美食才能滿足──生活要依賴「好東西」才能滿足,在我看來,也有點可悲。   我熟練地拿起架上的CD,放入音響,難以相信自己已經半年沒有做這些動作,時間好快,竟然年底了,這一年,我在做什麼呢?    我膽小的對自己說:就是這樣嗎?    我是你夜裡的太陽 也是你影子裡的悲傷    我問我這世界是否一如往常?    讓我照耀你安息的時光。 ‧之二‧   來台北的這十幾年,我每年都會買個三、五張CD,但除了幾年前為了收藏張雨生外,我沒買過流行CD。   買了新的音響,當然也想來點新的音樂,這一次,我卻選了陳綺貞的專輯《太陽》。   我很驚艷,很久沒有一張CD讓我反覆專注聆聽,這張專輯很用心,尤其是配樂很大器,卻和歌者女孩般細膩的歌聲和諧揉合,每個旋律都勾著我的心,我孤單、遊走、困頓的心,彷彿得到觸摸。   誰是我?誰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是否有些朋友,有個人,能幫忙填補自己?或是,我依然要自力更生?    你是我 小心維護的夢    我疲倦的享受著    誰也無法代替你的光芒    我是我 一碰就碎的太陽    我熱切的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 ‧之三‧   兩個月來,我不時像著魔似地看飛機。我往機場跑道頭去了好幾次,有時,還會待在電腦前,透過Youtube不停觀賞飛機起降的畫面。有的從機場外拍攝,可欣賞飛機滑行的英姿;有的是乘客視角,可以看見起降過程機翼的變化;還有一些影片鏡頭對準駕駛艙,我反覆地看,竟也對駕駛座的操作也看出了一些道理。   我不知道,飛機搭載了我什麼夢,讓我彷彿能得到紓解似地,三天兩頭盯著它。   歲末了,街上洋溢溫馨的聖誕氣息,卻特容易讓隻身的人感到孤寂,如果無法在週而復始的生活步調中找到一份讓人眷戀的交心與依靠,不如出走,跳個tone調,去期待點新鮮事;到遙遠的地方去,沒人認識我的地方,就不用煩惱到底有誰能了解自己。    我坐在椅子上 看日出復活    我坐在夕陽裡 看城市的衰落    我摘下一片葉子 讓它代替我    觀察離開後的變化 ‧之四‧   近來我總想到去年的最後兩天,我與同事走在辦公室附近的巷弄,一起想著「2010怎麼就這樣過了」。現在,2011年也要過了,我的莫名感也加深了。   每年年底,我工作的精神健康基金會都會舉辦嘉年華,年度的盛事足以人仰馬翻,偏偏總是夾著計畫核銷,精神健康指數調查等年度重要工作(當然,平日例行的工作一樣也沒少),年底是一年最忙亂的時候,去年我就想著,2011年,我不要再過一個「完全捐給工作」的慌亂冬天。   一年過了,2011年12月17日,我還在這個基金會工作,並參與基金會10週年「幸福音樂會」的舉辦,晚上的音樂會,早上九點就開始忙碌,我在舞台上負責換場道搬,會場旋律再悠揚,我的心情都很緊繃。   幸好音樂會大成功。幾個同事會後齊聚吃熱炒,吃到挺晚。其中有一個同事是最後一天上班,跟他共事雖只有短短三個多月,但他帶給我一些省思。   他是個挺特別的人,他的肢體言語像卡通人物般可愛;他喜歡攝影,而且到目前為止偏愛底片;他帶著藝術家的氣質,獨樹一格,但很率真。他的作品,他的言語,勾著我的心,卻對照了我的現狀。我驚覺我很難加入他的世界,站在他身旁,我像個過度「社會化」的老頭。   但我想起多年前,我從第一個工作離職時,洋洋灑灑「一大篇」辭職信,被人提點「身為一個男生……」,總之,不恰當。   我開始體認,任何表露,都得在意「社會觀感」,尤其在來到精神健康基金會後,更是有意無意被教化注意一言一行的「恰當性」。我的公開部落格,必是重新咀嚼、組織過的文字,不再直接抒發生活大小心情;我曾有過一個MSN分享空間,裡面的心情表達較直接,但只開給好朋友看,後來也乾脆都不寫了。   在我學習作一個所謂的沉穩、成熟的人時,卻開始覺得自己有著過多的粗心和小心,猶豫和武斷,蒙蔽了原真的心。在這個工作上相對是老鳥了,說話時,也不經意流露「讓我來教你一點道理」的姿態。我常提醒自己不要這樣,不然,我很快就要變成那些嘴裡反覆教著同一套道理的嘮叨長輩,尤其,那些缺少真才實學,缺乏認真態度,卻愛教訓別人的那種,很討人厭,不是嗎?    你是我 小心維護的夢    我疲倦的享受著    誰也無法靠近的孤傲    我是我 疲倦流浪的太陽    無法為自己    無法為誰 靜止下來 ‧之五‧   生命書寫課,老師要我們用一個字,總結自己的2011年,我寫了:「潛」。我希望,這一年的依然停在這個工作崗位,是一種潛伏,有他的意義,頂多只是不太快活。   「你要走囉?」近來有些志工遇到我,像是問候語般,這樣問我。   「對呀!」   「是喔,你終於鼓起勇氣!」   其實也還好,我不曾質疑過想離開這個工作的念頭,盤算的只是時間點的問題。除了我自己的生涯想望,也希望盡量不要對一個人力不足,資源不豐,卻點點滴滴為社會付出的基金會,帶來太大衝擊。   為什麼要走?我說不很具體,我亦不能否認,在一個對年輕人不友善的職場,離職總有風險,尤其國際局勢有種山雨欲來的不安,好好保一個飯碗,似乎實際。   但我必須想的,是十幾二十年後有多少能耐擁有吃得飽的飯碗,我更須考慮的,是我一輩子生命樣態:我到底想要怎麼樣的人生?所以,我得看更高,走更遠,如果在我最有條件冒險、承受得起失敗的時候,格局只有「保飯碗」的保守,真是太可惜了。   我開始體會,人生是一趟「修心」的旅行,尤其,在一個後現代社會,世界在渾屯中跳動,比以前更變幻莫測,唯有自己的心可以掌握,如何讓心靈平安、心境富饒,是重要的課題。   如果問我有什麼理念,我希望我的所作所為,更發乎真心;如果我能對人好,帶給別人點什麼,我希望那是出於我真切的感受與信仰,而不是服膺強人的狂妄野心,或是似是而非的社會論述。   三年半,對三十歲的我來說,不是一個太短的時間,在精神健康基金會的這段工作生涯,我多看見了一些真實、也更看透了一些虛假;我享受了情誼,也學習適應不舒爽:我有笑有淚,有成長,也有心痛。   終歸一句感謝,感謝上天給我這段際遇,也慶幸自己還保有一口氣息,讓內心深處帶著天真浪漫性情的那一部份自我還有呼吸的欲望,縱有些不捨之處,但停駐的心,該往下一站啟航了。    如果有一個懷抱勇敢不計代價    別讓我飛 將我溫柔豢養    如果有一個世界混濁得不像話    原諒我飛 曾經眷戀太陽 2011.12.30 歌詞: 〈太陽〉,詞曲/陳綺貞 (之一、之二、之四) 〈魚〉,詞曲/陳綺貞  (之三、之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