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7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空之行

  ------------------------------   空之行,是航空,最近看飛機看得心癢癢,忍不住買張機票搭乘一下。   空之行,更是放空。我拋卸城市裡事事必須規畫、盤算的思維,讓自己免去「變化」與「計畫」間的落差帶來的煩憂。因此,除了一張出發的機票,我什麼都沒規劃。我只求輕盈愉快,背包裡只有最簡單的衣物,相機的鏡頭,我也不帶齊。   這一趟小旅行,想不起任何平日縈繞腦海的事情,心很澄淨。   早上九點,我降落台東豐年機場,打算先買張回程的機票,竟然只有隔天早上九點的座位了。   好吧!就來個台東24小時之旅吧!   很短嗎?回想起來,一點都不這麼覺得,儘管這24小時,還包含了整整7小時的睡眠,但我卻覺得很豐富。   當然,絕不是因為我看了很多景點。
‧台東山海一色‧   走出機場,我完全不知要去哪,這是我第一次來台東,對這兒,當然一點也不熟。   我瞄到右前方幾間租車店,老闆是個帥哥,人看起來誠懇、可靠,我到的時候,他正蹲在門口雕刻木雕。   他跟我簡介一下台東大致的路線圖,我租了機車,便往市區去了。沿路瞄到一處園遊會,寫著「健康嘉年華」。嗯!快閃,免得工作的fu侵蝕我的假日(註:因為我在精神健康基金會工作,目前工作重點之一,是籌辦精神健康嘉年華)。   台東市區廢棄的舊鐵道,改建成悠哉公園,並舖上自行車道。我在這邊停了下來,再看了看地圖,往北,海岸的方向去。   略過觀光地圖標示的小野柳、富岡漁港,一個叫伽路蘭的海邊,我駐足最久。
↑ 鐵道廠房的遺跡。這年頭,很流行把舊鐵道改建成觀光園區。
↑ 總覺這塊牌子很有趣。
↑ 伽路蘭休憩區。
↑ 不管什麼年紀的人,站在這風景裡都頓時青春洋溢。
↑ 漂流木,在這兒成了藝術品的材料。
↑ 這個叫作哭泣的露珠,看了感覺挺有fu。
↑ 海邊一景。
↑ 繼續往北走,來到一個叫作「水往上流」的地方,嗯!沒感覺那麼奇。
↑ 都蘭遺址,走馬看花。 ‧知本,只有晚上‧   過了中午沒多久,我便來到著名的知本溫泉區了。我決定不再奔波,逗留在這兒到明天。一個老兄騎機車挨上我旁邊,一邊跟我同速向前騎,一邊拉我去他的旅館。我索性跟他去看看了。大概是看我這人一張「低價位路線」的臉,他把我帶到一間很大,但有點破舊的旅社,像是學生畢業旅行會入住,並一起討論學長姐留下的鬧鬼傳說的那種。   我問這老兄,附近有哪裡可以去,他介紹我一個「白玉瀑布」。   這瀑布,並…不醜,但從馬路邊的步道口沿著小溪一路上到瀑布下方,凌亂的溫泉管線橫行,甚至夾殺了瀑布,感覺很遭。   事實上,來到知本的感覺大體是這樣:這兒風景稱不上美,但街上無人、商店不開門,幾棟巨大的旅館挨著山邊佇立,破舊的也好,豪華的也罷,總覺這地方好像被人棄絕似地,有點寂寥、凌亂,跟它的遠近馳名有點落差。   離開白玉瀑布,我在旅館房間內洗了個溫泉澡後,下到知本的街道上找食物。天色漸晚,但店家依然沒開幾家,不長的街道鬧區,我來回走好幾次。   快要七點時,有些本來還關著的店家終於緩緩開門了,一些看來不錯的鹹酥雞、滷味攤這時才推出來,但我已吃飽了;遊覽車一輛輛駛入,路上的觀光客也多了起來,有許多是大陸客。總之,知本才開始有點光景點的感覺。   我想,大多數的觀光客只來過夜泡湯,看不見白天寂寥、破舊的知本;我亦不知道,這條街,再晚一點會不會更熱鬧;我有點睡意,且明天想去看個日出,八點多,我躺在床上了。
↑ 可憐的白玉瀑布,被凌亂的管線夾殺。
↑ 小溪邊的風景,也很悽慘。
↑ 設法避開管線,擷取白玉瀑布下小瀑的姿態。
↑ 夜晚的知本街道,有不少大陸客。
↑ 用溫泉煮蛋比較好吃嗎?我也不知道。
↑ 我的晚餐,不便宜的石板烤肉。
↑ 釋迦是台東的名產喔! ‧日出‧   凌晨一兩點,我在睡夢中醒來,距離鬧鐘設定的四點還有兩小時。   睡前,我想著機車行老闆介紹一個往太麻里方向,但是較近的的日出景點,叫作美和,應該就是我起床後要鎖定的目標了,不過,半夜醒來時突然領悟,應該只要在海邊,就可以看日出吧!九點要從台東市搭飛機,何不就在台東市海邊看日出,不用朝與台東反方向的太麻里去呢!   我翻了翻地圖,台東市區海邊規劃有海濱公園,就往這兒去吧!   清晨四點多,我出發了,雖然路程不長,但摸著黑,隻身行在無人的陌生鄉下,仍不是好滋味。我抬起頭,星星在眨眼,真是此路唯一可人的風景。   半個多小時後,我抵達台東海濱公園了,我看不見公園的長相,也不知到哪裡可以停駐,摸著黑在探路,還驚動幾隻野狗向我追來,哼!狗兒,你們能跑得比機車快嗎?   找到一條路,彎了進去,路的盡頭是一間大門深鎖的小廟,我也不敢再往前了。四周黑漆漆的,看不見地勢,卻聽得見海潮聲,我怕我再亂走,一個不小心,就會在海裡。   天微微亮了,我才知道我離海水還有一些距離,我找了個視野較不被遮蔽的地方坐下來,靜靜地,從天黑到天亮。   有些攝影客來到海邊拍日出,有些年輕小夥子,一早就在海邊踏浪,不過,他們待得都沒有我久。   兩個多小時坐在海邊,看著無窮變化的光影與雲彩,感覺好滿足。
↑ 抵達台東海邊,仍是一片漆黑(拍照起來當然要比實際亮些)。
↑ 天漸漸亮了,紅黃的雲彩在遠方的海平面上。
↑ 太陽出來了,卻害羞地雲後半遮面。
↑ 看清楚一點,太陽在這!
↑ 回頭一看,月亮還捨不得回家。
↑ 太陽更高了,海面的景色氣象恢弘。 ‧空之行‧   這趟台東行,是我第一次搭國內線班機,我想俯視台灣的陸地很久了,我總是及早到機場劃位,確保我能坐在窗邊。   這兩天,天空雲層挺厚,能看到台灣陸地的時間不多,我總把握飛機起飛到衝入雲層那短短時間,往地面猛看。   從台東起飛返程時,我看著小巧的河川,看到一個軍用機場,也試圖看看我昨天曾騎車經過的海邊,我前方座位婆婆媽媽傳來一陣台語:「嘿攏似種釋迦」,果然,每個人會看的東西不一樣。   降落台北松山機場後,我往新開張的機場觀景台去瞧瞧,這觀景台位在候機室上方,不搭飛機的人,也可以看見飛機起飛前的裝卸、配給作業。   當然,這兒離跑道遠,比起濱江街跑道頭不正式的「賞機聖地」(上篇文章〈看飛機〉的拍攝地),感受不到飛機呼嘯的快感。另外,觀景台隔著玻璃,拍飛機,容易拍到自己的倒影。   不過,我還是看了好一陣。
↑ 出發前曾搜尋一陣,看華信航空這架E-190順眼,決定坐它。
↑ 鳥語花香的台東豐年機場,別是一番風味。
↑ 返程,坐的是立榮航空的MD-90,坐在機上感覺很安靜。
↑ 松山機場觀景台(離站時,導引飛機退離航站的工作人員,列隊揮手道別)。 記2011.11.12-13台東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