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命書寫】和解

  ------------------------------   我很記得幾年前的那段時間,我與妳,常於夜晚散步永和街巷,那種在旁人看來「似乎會發生點什麼」的感覺,甜甜苦苦,但坦白說,這幾年來,我並不特別喜歡去回憶這段苦多於甜的時光。   妳心底有個「祂」,對妳來說是那樣真實,但對我來說,卻飄邈困惑。我很記得妳的用心,說要固定時間陪我讀聖經,還帶我參加宣教聚會,上「各種」教堂,希望我找到比較舒適的方式來親近祂。   我們相處的時間有一半都在談祂,我內心爭戰無比,妳們與祂相處的方式,妳們口中關於祂的教導,在我眼裡幾乎是想摧毀我原本認識的世界,那陣子我又苦又徬徨,因為我對世界認識要瓦解了,那個祂誕生的節日,聖誕節,從溫馨浪漫變得噁心無比…….   他,在妳認識我以前,是妳心儀的教會弟兄,是他,引妳如此親近祂,祂彷彿透過他屢屢傳話,包括回絕妳對他的心儀,我也知道,認識我以前,妳曾為他傷神,我也感受得到,那段我與妳「很好」的日子,他彷彿一個潛在的威脅。   終於,我不願再忍受!要從一段渴望已久的愛戀拔出,是多大勇氣與失落,但我若不拔出,便要持續周旋在祂與他之間,我就算「解決他」,我也沒把握我這輩子能與祂好好相處──以妳的方式。我一天不跟隨祂,我們的關係就不會是妳所期待的完滿,不如在這之前結束吧!   那一夜的電話長達5小時,我們談了妳的生涯規劃,也知道妳想結束追尋戀愛,攻考碩士班,我們將不再常常相伴,而為了專心,妳也打算減少與他的聯絡。   之後的幾個月,我依然很苦,是失落的苦,更是尋找世界觀的苦,我依然會去請教牧師,企圖與不一定存在的祂和解,我還記得,那通電話後的一個假日,彷彿想找回點什麼似地,我獨自回了到我的台北之鄉,我生活了七年的天主教大學──輔大,校園裡有很多關於祂的訊息,雖然那七年裡,我始終不太認識祂,但祂給我的回憶是不錯的,跟認識妳,以及一大票教徒後的感覺很不一樣。   幾個月後我知道,在妳打算疏遠他的同時,他竟說,「祂說」你們可以了,而你們交往了,「Oh~my God!」,不,「Oh~your God!」,到底在搞什麼啊!我那時想,要是你們結婚了,我可一點都不想祝福,我才不想去吃妳荒謬的喜酒。   幾年過去了。這幾年我並不特別想妳,我們偶而聯絡,而妳的確是一個可以談心的好朋友,我講我的事,也聽妳的事,但我們沒再談過宗教。今年,妳跟我說,你們要結婚了,我是我們共同的朋友中第一個知道的,妳邀請我參加喜宴。   也許是我太沒用,耳根子太軟,但也許是因為,幾年的職場經驗,我點點滴滴在學習,漸漸領悟對別人寬容、體諒、祝福,是對自己最好的對待。我沒多作猶豫,便答應出席妳的婚宴。   妳結婚前幾天拿喜帖給我,我們順便散了散步,多半聊工作,沒多說什麼,只是我心裡在想,也許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在永和街巷散步的晚上了。不管是對他,還是祂,有些心結似乎尚未完全化開,我本來只打算去吃喜酒,並不打算去教堂參加婚禮。我對教堂與那些儀式,仍懷有戒心。   然而,妳熱烈邀請,而我不願妳失望,最後,我還是上教堂觀禮了。十字架高掛台前,妳與他站在紅毯盡頭,在祂的面前,互許一生承諾。執事要我們低頭,為你們禱告祝福……   「主啊?祢在嗎?祢真的在嗎?如果祢真的在……」   「如果妳真的在,我求祢祝福這對新人幸福美滿,由其求祢祝福她…」   「世間也許沒有完滿的事,我眼前所見,應該是我能想到最完滿結果了……」   「主啊,這麼多年了,祢始終讓我單身,不時孤單、落寞,是不是因為祢對我有另外的計畫,要讓我看見不一樣的人生視野……」   「主啊,如果祢對我有不同計畫,求祢給我更大的勇氣,去探索、承擔…..」   我睜開禱告的雙眼,才發現,眼眶已濕…….   對他,那天變得順眼了;對祂,那天也沒有太多困惑與不舒適的壓迫感;對妳,我衷心祝福,希望妳幸福快樂;對我……   往前看,昂首闊步吧!! 2011.09.21 PS.精神健康基金會開了「生命故事寫作班」,我參與其中,本文是上課的作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