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9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捷運工程隨想

  ------------------------------ ‧之一‧   每當走到新蓋的公園或校園,看見尚須支架攙扶的小樹苗,我不時想,種下樹苗的景觀設計師,心中必懷想著有朝一日小樹長成大蔭後的美景,我甚至會想,如果我有機會佈置一座花園、校園,當我決定在某處種下一棵樹苗,心中必定會想著:「要好久好久,才能看到它長大的模樣」。   但是,很多的成就,就是因為這樣「久遠」的懷想而累積,要等待時間的火喉,甚至等不到看見成果也願意獻身,在跟一個朋友聊了聊捷運後,更有這樣的感覺。   這個朋友在捷運局上班,負責規劃各捷運路線的機廠(調度站)配置,他說,現在淡水到新店「一條通」其實是暫時的,不久的未來,淡水線會從中正紀念堂站轉往信義路,新店線會通往南港,中和線會往蘆洲、新莊去,以後中永和地區會有好幾條捷運線經過,疏通現在頂溪站尖峰時間「塞爆」的窘況,路線規劃的終極目標,希望讓台北市主要道路下面都有捷運,任何兩站間的往來,都「頂多轉一次車」。   我心中依然想著:「那是好久以後的事」,就像當年讀輔大時,新莊捷運在我面前開挖,我也不敢認真想像這條捷運的完工,我看到一旁被捷運圍籬擋住的店家,生意難免滑落,我想到他要承受這種狀況八到十年,覺得挺不可思議。   但朋友笑談,也具體描述捷運未來的神情,讓我彷彿看到,政治紛擾下,政府相關單位仍有一群專業人員認真地想像著台北都會的未來。一條捷運的通車,少說五年,大多長達十年之譜,捷運是百年大計,當初精心估算人口、規劃動線、設計這個系統的團隊成員,說不定有生之年看不見整個系統的完工,但捷運一點一滴被認真地建設起來,卻是事實。   這是一個要求很快拿出看得見的成果的年代,公司每月(甚至每天)檢視考績、電腦隨時有新款軟體(和病毒),政治人物要很快拿出具體政績才能繼續混,連追女生,花超過三個月都可能被嫌慢……   但是,有長遠意義的大計,往往短期內不見效,從朋友口中,我感覺到捷運是個很精密、很專業的工程,要擘畫者的遠見、要無數人的辛勞,還要有股「成功不必在我」的氣度,不求被看見、被褒揚,我們搭乘捷運時,很少覺得要感謝誰,不是嗎?(我想不是馬英久、陳水扁兩個明星市長)   社會上有無數的人都不顯眼,他們胸中有面向大世界的格局,卻懷著默默付出的精神,謙卑又珍惜地參與每個能參與的當下,這樣的胸懷,我想還要更努力地讓自己具備! ‧之二‧   在輔大待過七年,我不免關心,行經校門的新莊線,現在如何了?   朋友也不諱言,其實現在新莊線已經能讓列車行駛,但還無法通車,是因為正式的營運需要有列車的調度站(機廠),興建時遇上樂生療養院的抗爭,所以進度延宕了不少。   這真是讓人有點掙扎的答案。如果,捷運是時間換來的成就,樂生,不也是嗎?   幾十年來,一群被社會遺棄的病友在樂生形成自己的生活聚落,衛生署新穎的新式療養院,看似美意,卻可能是蠻橫的情感剝奪;捷運的施工看似進步的都市更新,卻也可能摧殘著都市的人文精神。   只是,我眼前這位朋友,怎麼看都不像蠻橫摧殘的劊子手,我反而隱約感覺到,已經開挖的捷運,遇上抗爭而得變更工程,會是多麼多麼大的困難。   這一切,是否能更完滿?如果,在捷運還在紙上談兵的規劃之初,就先想到這個問題,甚至就先邀請後來上街為樂生請命的人士一同參與討論呢?   感覺這是件很難的事。因為,沒到衝突發生,真的沒多少人能夠深切體認樂生保存的意義,或捷運工程的艱鉅,尤其,建設是進步的象徵,這是上個世紀末的信仰。   的確,大多數的人都無法敏銳地體認大多數的事情,也許,我們需要的,是一種「不知道那會是什麼,卻及早預備它的存在」的素養吧,不管是蓋捷運或保存史跡,立意再好,立場再正確,也有一種謙卑的情懷,在一個企圖改變前,及早意識潛在的衝擊,知曉他方的困難必然存在,而有協調的預備。就像我們不知道大自然什麼時候反撲我們的破壞,但我們都應該以一種和諧、節制的心情來使用自然資源。   多少年來,我們著眼硬體的建設、建設、再建設,近年,我們也看到文化創意的建設,許許多多的老史蹟,已不停翻修與再造,甚至很多捷運站以舊地名命名,不無喚起土地情感的用心。   但要建設一個都市的發展底蘊,要從住民的「心」去耕耘吧!也許,一種所謂的人文素養,或「生命建設工程」所營造的氛圍,才是決定一個都市是否和諧、長久、幸福發展的基石。   一切說到來,還是從反省自己的心態做起! 201002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