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7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花蓮‧慢‧遊

  ------------------------------   這一次到花蓮,跟的是家人親友們。我們坐火車去,在當地的交通全靠公車和雙腳,不得已的話就叫計程車。   對「大人」們來說,愜意似乎比較重要,一天只去一個地方,其餘時間,等公車、等吃飯、旅館休息、街上慢慢走,吹花蓮的風。   其實這樣也很棒!我是這麼覺得。   到花蓮這種「難得有機會去」的地方,難免想多走走幾個景點、多吃吃幾處名店,甚至有時還要避免背負別人「你怎麼沒去某某地方」的嘆息,因此熱血地南奔北跑。跟這群既隨緣又不開車的大人,反令我享受到花蓮比較為人稱道的「慢」。   三天兩夜,我們住在便宜的國軍英雄館,我在想,我若有機會以這邊為據點,不設定任何要去的地方,而純粹在這附近的街道、河堤、海邊閒晃幾天,那才是「度假」、才能「沉澱」吧!   回神吧!剛剛從花蓮回來,還有很忙碌的工作等著呢,暫時別肖想了…… ←第一次和家人親友遊花蓮。 ‧七星潭‧   七星潭真是花蓮最讓人期待的地方之一。這次到七星潭,風強浪也大,颱風帶來的漂流木散落在海灘,乍看衝擊美景,但對大人們來說,卻仿如找到尋寶地。   大人們喜孜孜地在海灘的石頭與木頭間尋找回家擺在矮櫃上就能成為藝品的寶貝,而我們孩子輩的租了腳踏車,沿著海邊的車道奔去。   就這樣,一個下午到天黑。 ←總是令人期待的七星潭。 ←端詳「藝品」的爸與媽。 ←孩子輩的我們迎風奔馳去! ←小憩中的表姊與兩個表弟。 ←讓人不禁想放開雙手往前衝的車道。 ←回到岸邊,爸爸也帶著「戰利品」走來。 ‧幸福的風‧   七星潭的海風吹得人人臉上洋溢幸福。隻身的旅者,遠離了擾人的喧囂;牽手的情侶,擁抱著絕美的浪漫;攜家帶眷者,享受著閒逸的天倫;成群結隊的,張揚著熱烈的歡笑。   一個原住民歌手在海邊開唱,讓氣氛更熱鬧。他很有趣,一邊唱,還一邊幫四週的攤販叫賣,一旁的咖啡車、香腸攤,當然還有他自己的唱片,都受惠於他的嗓門。比較特別的是,他也叫喊著綁在身旁欄杆一隻狗:「哪位愛狗人士,可以把這隻狗帶回家,如果沒有,晚上幫牠洗熱水澡…….」   「洗熱水澡?」   走近一看,一條被棄養的黃金獵犬被綁在欄杆上,等待下一個溫暖的歸宿,牠已遊盪在海邊一整天,從牠誤把遊客灑落的石頭當食物,顯然非常餓,表弟買了香腸給牠吃。   「洗熱水澡(下鍋)」應該是歌手的玩笑話,但狗兒無辜的眼神,彷彿是在說,七星潭幸福的海風,怎麼遺漏了牠。 ←海邊處處有恬靜的幸福畫面。 ←車頂上的天倫之樂。 ←也有團體熱烈地在海邊辦起摸彩。 ←這位老兄唱歌兼叫賣。 ←這隻狗兒,被幸福之神遺忘了。 ‧天祥之緣‧   在我們到達的前幾天,花蓮一直都是下大雨的,雨在我們在花蓮的那三天停了,回台北後,隨著颱風接近台灣,東部又下起大雨。   我們真幸運!   大雨留下舒爽的涼風,但也留下厚厚的雲層,遮住了群山的秀麗,遮住陽光,遮住藍天,有朋友以為我能在花蓮的夜空看見滿天繁星,但其實我一顆星星也沒看見。   在花蓮的第二天,我們往太魯閣去,記得在出發前,我跟表弟還一直在研究走哪條步道,才能既不須此行,又不會超過大人們的體力負荷。   人算不如天算,大雨也壞了太魯閣的步道,當天早上最後一次電話確認,太魯閣幾乎封閉了所有步道。   不過,我們還是坐公車往太魯閣去了。   不像上次遊客如織,大雨也帶走了人群,這次到太魯閣,冷冷清清,不過,卻是令人驚喜的清幽。   我們停在天祥,到附近的祥德寺走走,循著階梯與緩坡慢慢爬,來到小山丘上頭的正殿。   二姑丈情不自禁地向著正殿旁的地藏王菩薩跪拜,他高興地說,他好喜歡這尊菩薩,很久以前來過這裡,還常常想還有沒有機會再來。   我說,我們本來想去走步道,沒打算來這兒的。   真的,都是緣分! ←遠眺天祥的祥德寺。 ←大雨,讓溪水灰濁。 ←祥德寺正殿的風景。 ←讓姑丈情不自禁的菩薩。 ←若不是我們一行人,這輛從天祥開往花蓮市區的巴士大概要空車出發了。 ‧石雕季‧   花蓮的街上,處處掛著「石雕藝術季」的旗幟,第三天,我們便去瞧瞧了。   本土大師的傑作、國際名家的作品、中國出土的雕藝遺跡、天然的美石、還有石材創意運用的知識介紹,展覽算是比預期豐富,最令我感動的,是璞石畫展。   璞石畫是本土研發的一種作畫方式,用石片拼貼作畫,展覽作品不管是表達抽象的意念,或具體的景物造型,都有一種令人感動的純真與樸美,像是原住民藝品的另一種意境轉化,對比著都市裡的過度精緻。   我一邊看,還不禁一邊想像,將來若有個家,很想佈置一幅「這種感覺」的畫作。   導覽人員說,原創者歷經十年不停嘗試,找新素材與作畫方式,而有今日的成果,而今正在培訓璞石畫的種子教師,推展到花蓮各校。   我不禁問:「哪裡可以學?」   十年的執著與探索,可不是習慣「追求成效」的我們熬得住的吧!   與其說真的想學,不如說,有種嚮往,嚮往一種專注又怡然的感覺。 ←這次來花蓮,正巧遇上兩年一度的石雕藝術季。 ←遊客的璞石畫DIY作品(真的展覽藝品不給拍)。 ←在「石雕」藝術季,我們索性玩起「皮雕」DIY。 ←我們弄出來的作品。 ←再見花蓮(從回程火車上往太魯閣眺望)。 記2009.10.17-19花蓮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