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花蓮走走記

  ------------------------------   曾在花蓮當兵的國揚可說是花蓮通,感謝他出國深造前,為我們安排了一趟愜意的花蓮之旅。 ←花蓮,是個山與海很近的地方。 ‧海的救贖‧   近來,白天的煩憂,每每滲透成夜晚夢靨,又繼續成為天亮後的陰霾。出發的那天還是這樣,讓一直渴望出遊的我沒有特別興奮的心情,反倒是悲觀地想著三日後回台北,惱人的還是要繼續惱人。   從中山高、北宜高到蘇花公路,工作來的電話一路追殺。喔!請個一天假出遊「原來是這種感覺」呀!   峻峭的山岩,壓在厚厚的雲層裡,看不清它們的輪廓,就像看不清自己一般,有一種不安。清水斷崖下,海浪打濕了我的褲子,卻敵不過濕悶的天氣。   我一直想找尋,找尋2006年那次曾踏浪後的清涼:    如果 海浪能夠沖刷一切    那麼 能否沖走心中無解的煩愁    如果 海底藏著無盡的寶藏    那麼 我想找尋深埋心底的純真(*)   原來,心底更污濁了,矜持地踩著浪花不足以洗滌……   傍晚,七星潭,我終於全身浸淫海水,讓海浪翻滾我的身,讓潮水滅我的頂,在浪花間讓海水推著我來去又來去,直到天空出現了點點繁星,我有了舒爽的笑。 ←上蘇花公路不久看到的海景。 ←清水斷崖下,遊客下的足跡。 ←踩在水裡,回看崖上險峻的公路。 ←近晚的七星潭,與下水前的我。 ‧山的話語‧   第二天,我們一行人往太魯閣去。原申請好入山的錐鹿古道,因颱風的逼近封閉,但抬頭仰望,卻是藍天白雲,艷陽高照。   住花蓮的朋友,帶我們到一個叫作迴頭彎的地方,此處有一步道,目的地是蓮花池。   一如太魯閣峽谷段的公路,蓮花池步道開始的一段路也是硬從陡峻的山壁挖出來的,且不時以吊橋串聯險峻的溪谷。看似驚險,但路很平坦,步伐輕盈的我們萬萬沒想到,原來這只是「暖身運動」。   過了兩座吊橋後,無盡的階梯不停湧出來,山路「急轉直上」,對我們來說卻是情勢急轉直下,沿路的倒數里程標示用著越來越緩慢的速度遞減。   喘氣!腿痠!里程數卻遲遲未能過半,用我們走沒幾步路就要停下來休息的速度,真的能繼續爬上去嗎?質疑聲四起。   可是,走這麼多了,不上去可惜,我心底是不放棄的!   就一直悶頭向前走吧,眼看樹蔭越來越少,也越來越不見高拔的山壁,我裝懂地自我安慰:快到山頂了,接下來應該不會這麼陡了。   但是,階梯,還是一直來,困頓裡,我拚命地期待著結束苦痛的那一刻快到來。   不知過了多久…….   是念力使然嗎?神奇地,路平了!   里程標示再次快速遞減,沒多久,就看見傳說中的蓮花池。   很美嗎?駐守的志工說,這蓮花池在清晨及黃昏時,飄著山嵐,非常美!   正逢艷陽高照的中午,這池子其實沒給我太特別的感覺,像我們這種遊客,也挺難在清晨或黃昏來到這兒吧!   追尋目標之路不會一直坎坷,但要熬得過艱難的撞牆期;追尋的目標往往不是想像中的美好,深刻的滋味,在追尋的過程。   爬山如是,人生亦然吧!(愛說教的我,埃~~) ←硬從山壁開挖的山路,在太魯閣峽谷區處處可見。 ←驚險的吊橋,讓人莫名興奮。 ←從吊橋上俯視深峻的溪谷。 ←走過越多的階梯,越覺得方才在吊橋遇到的這位扛腳踏車爬山的老兄,真是太猛了。 ←無止境的階梯,讓人徬徨。 ←通往蓮花池的最後一段路,卻是令人驚喜的平坦。 ←喔!這就是蓮花池了。 ←快要不行的小狗。 ‧電視的聯想‧   第二夜,晚上12點,本來我想睡了,但電視裡吳宗憲和侯佩岑主持的「王牌大明星」卻吸引了我的目光,除了因為侯佩岑可愛外,更因為特別來賓,許久沒見的趙傳。   出身重金屬搖滾樂團(heavy metal)的趙傳,結了婚,也年近半百,但依然帶著樂手瀟灑的浪子風格。搖滾樂我不甚懂,但我大概知道,西方「搖滾精神」的調調看似社會邊緣人,其實企圖是衝撞僵化的社會體制,也反省腐化的社會價值。趙傳講了一句:當時國內的搖滾樂團也想學西方的反叛,但除了羅大佑,大多數人卻不太知道「要反什麼?」   如我所期待的,節目聊到當年台灣heavy metal圈子裡極少數能跟趙傳「尬聲」的樂團主唱,張雨生。因為張雨生,讓趙傳那一句「當時不太知道要反什麼」在我心底圈起一波又一波漣漪。   流著搖滾的血液,雨生卻是個文質彬彬的書生樣;應該反抗主流,但卻是主流成就雨生的聲名。這是雨生身上的斷裂,往後的創作,是不是就是他試圖接續斷裂,也為搖滾尋找「要反什麼」的嘗試?   對我來說,雨生彷彿探索不完的話題,透過他,我探索的是社會,和我自己。有些事我比以前更知道了,這樣一想,當年那本「論文」至今看來是碰到卻抓不到主軸,而這也正反映著我自己一路來的搖搖晃晃。   看得見的規矩不可怕,看不見的禮教、習慣、默契、期待,才是真的駭人。大到終身大事,小到一封工作e-mail,從環境而來,希望自己,或認為自己應該怎麼做的壓迫感很明顯,感受得到,但想附和卻抓不到tone,想反抗卻又像出拳揮空氣,「不知要反什麼?」,更問出我心底的徬徨。   不能免俗地,趙傳上節目要唱他的成名曲,據說,以前張雨生在KTV也很愛點這首歌,往後幾天,我心底也一直這樣回盪:    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     想要飛呀飛 卻飛也飛不高    我尋尋覓覓 尋尋覓覓一個溫暖的懷抱    這樣的要求算太高(**)   人生一定要這樣徬徨幾回嗎?遇到了,就挺住自己撐過去吧!   旅行的樂趣,不見得是山川名勝,而是異地生活的點滴,吃吃好吃的小吃,瞧瞧當地的街景,或是旅社裡與平日不一樣的夜。   只是,遠到花蓮,我也沒必要寫「電視」吧!?   但是,誰說,花蓮遊記,一定要寫跟花蓮有關的事呢?容我無厘頭地,搖滾一下吧! ←跟國揚走,才知道在地的美食(公正街蒸餃與小籠包)。 ←這晚像是鬆餅加焗考的食物,其實是碗冰。 ←自強夜市用電燈叫號的串烤,人潮洶湧。 ←流連吊橋上的我。 ←陡峭的太魯閣峽谷,總讓坐在車內的我視線捨不得飄離。 ←夜晚的海風下,有沙灘排球。 ←學生時代曾一起遠征內蒙的國揚、順凱和我。 ←大合照。 記2009/06/19-21花蓮行 *貌似詩的文:見本部落格「拒絕深度」-〈大海〉 **歌:〈我是一隻小小鳥〉,詞/曲:李宗盛,演唱:趙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