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9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總裁跟我說

  ------------------------------   幾個月前,聽了亞都嚴長壽總裁演講,頗為感動,後來,我買了他的書《我所看見的未來》來看,書中集結他三十餘年的經驗與視野,為台灣發展觀光產業,提出許多見解。   看著總裁一篇又一篇令人驚喜的創意見解,心底總有種著急的感覺:政府知道嗎?會做嗎?人民會懂、會支持嗎?   我一直想到的,是台中市長胡志強幾年前爭取古根漢美術館到台中的事……   難免,有那麼點沒自信,懷疑台灣有夠好的建設與人員素質,擁有古根漢?或是,有那麼點憂慮,古根漢是不是像故宮南院,只是一個政客表示「我有在照顧文化產業」的表演?   但那時,我覺得胡市長想法挺獨特:先把美術館蓋下去,吸引國際觀光客,修橋、鋪路、人行道,樣樣有錢做了……   而今,讀了嚴總裁大作,我終明白,站在提升城市、國家的終極方向上,胡市長的想法並不獨特,同樣長於行銷創意的嚴總裁在書中處處透露這樣的思維,在他眼中,國際觀光景點的設置不只是觀光「收益」考量,而是希望這樣的規劃能引出國際人才與建設的需求,帶動人才與環境升級,讓台灣接軌國際,只可惜,握有政權、資源與宣稱代表民意的人,能有胡市長或嚴總裁的國際視野的,太少了。   為什麼與國際接軌重要呢?除了諸如「全球化的現實下,這是國家發展得走的路」之類云云,站在觀光產業經營看,理由也可以很實際:台灣的觀光業者根本就是「週休五日」,人潮都集中在週六日,旅遊費用哄抬,品質也下降!   而填補週一至五空檔的觀光生意,進而提升觀光服務能量的做法,就是要吸引國際觀光客,到台灣來瞧瞧。   台灣地狹人稠,資源也缺乏,發展服務業是難擋之勢。而台灣山水秀麗,美食多樣,歷史的更迭孕育多樣文化風情,中華文化菁華也在台灣有了保存與創新,因此,在嚴總裁眼裡,台灣絕對具備吸引世界目光的潛力。我們要做的,就是要讓台灣成為對國際來說友善、舒適的環境,一如嚴總裁在書中一直強調的:「觀光是要和世界做朋友」。   長遠經營觀光事業,吸引的不只是走馬觀花看一次的旅行團,而是要創造「感動」,讓人來了還想再來,願意花上長一點的時間「待在」台灣體驗民情(也因此在台灣消費)。除了山川美景,源源不絕的感動來自於人文的資產,它可以是歷史遺產的感懷,文化藝術的創新,或是台灣人民的友善、熱情、氣質、智慧、生活價值……,而這都需要點點滴滴從人們,也就是我們的生活習慣與國際視野去提升。   終究,古根漢胎死於政經角力,台灣也失去了一個和國際接軌的機會,但事實上,嚴總裁在書中頻頻「含蓄地爆料」,舉出一個又一個曾有機會為台灣帶來翻轉的國際級規劃,是如何夭折在保守、僵化的行政體系與自私、短視的利益衝突下。   例如,台北松山原本可以成為國際會議觀光特區的一塊地,又例如:台中后里原本可以變成過國際影城的一園特區,最後只由一些「soso」的本土方案出線(即京華城與月眉育樂世界),只是讓台灣多了一個已經不缺乏的購物商場和遊樂園,少了格局和視野,沒能帶動台灣人才與周邊環境升級不說,短視的規劃因應不了長期的局勢變化,到頭來業者自身也落入慘澹經營的窘境。   還有很多可能會發生的災難,令人憂慮,如爭議的蘇花高,可能讓花東失去了它獨有的悠閒氣氛與自然生態,也失去他之所以能令觀光客「感動」的長遠商機;又如澎湖將設的博弈特區,在澳門、新加坡、韓國華克山莊等完善規劃賭博園區環似下,真有能力吸引國際賭客?只有短視的利益政客還在自欺欺人。   我們,好像都只是常常看到別人「這樣做,有賺錢」,就想跟著這樣做,但是,是否能體認別人之所以能這樣做的創意,是從何發想而來?我們該如何才能有自己的創意思維,經營出自己的一片天呢?   嚴總裁提到「文化觀光產業」,但他很清楚強調,文化是文化,觀光是觀光,兩者縱有交疊與結合,但畢竟是兩種極為不同的領域,需要由不同技能的人才來維繫。他還說:每個城市要努力找到自己的特色和優勢,如果只是一味模仿,不但是文化浩劫,也將失去商機。   言下之意,文化工作者的任務是專注於文化的創作,累積源源不絕的人文能量,如百寶庫般地供產業擷取;而產業端的經營者,需專精經營之道,具備眼光與格局,才知如何運用文化的成果,成為創意或觀光產業的賣點。而我在想,我們一直以來似乎都過度將焦點集中在單一「賣點」,而且不是厚植自身的創意能量,去擷取「賣點」,反而常常是用最快的方式去模仿他人的賣點,這也就是為什麼常常有「一窩瘋」吧!流行一過,產業創造不出新賣點,就「玩完了」。   就我所感覺,台灣的流行音樂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與危機。1990年代初,全世界想要用華語唱歌的歌手,都要到台灣來,台灣嚴然是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有最好的人才、設備與氛圍,但不出幾年,歌手紛紛出走大陸、星馬,而韓語、日文歌曲狂襲台灣人心,華語音樂成就在台灣曇花一現,今天的唱片業超慘澹,也是眾所皆知的事。   其實,正是有那群在民國六十年代單純為了「唱自己的歌」的民歌手,讓華語音樂擺脫海港派的流氣,走入一種新時代風格。但是,成了「賣點」後,經營者短視,讓創作與演唱從此服譍於眼前銷售數字,不管是誰,都要唱那種「有賣點」的歌,創作同一種「有賣點」的音樂,產業經營者眼光失準,讓音樂人也難以恣意嘗試與創開發新的音樂類型,民歌時代的創意能量耗盡,產業也就提不出新的賣點與周邊國家比擬,走了下坡。   創意,乍看之下常常是突然之間的靈光乍現,但心理學與腦科學已屢屢證明,創意是創意者日積月累的吸收新知、勇於思考,且常常企圖跟別人不一樣的結果,並非一蹴可磯。嚴總裁為台灣構想的規劃再迷人,也要僵化的行政體系、自私的利益團體轉變思考去執行,也待台灣的選民能更具接納創意的胸襟來支持,這都不會是馬上的事,但總不希望蹉跎太久。   而我,身為台灣的…..一個人,自己是不是協助台灣感動外人、與世界做朋友的料呢?仔細看看自己有點急著看到成果的性子,彷彿就在造就短視的陋習;再看看自己的破英文,似乎缺乏國際視野與體驗的寫照;這兩年偶有長假(失業的時候),自己可曾好好四處走走,體驗台灣的動人之處,或是好好經營自己生活,讓自己能成為散發感動的人?   一切,都還很有努力的空間吧!   嚴總裁為我們勾勒的觀光夢,有賴與每個人從自己去反省與提升!而他看到的未來,其實,也是我們每個人更豐富、更動人的人生! 2009.04.1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