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西台灣‧低空掠過

     ------------------------------   今天,因為出差,我搭高鐵到嘉義。   與我同行的,是我工作的上司,是個醫師。上了車,報告一些行程的安排,醫師拿出研究報告開始K,而隨著列車穿出漆黑的台北地下軌道後,我看著窗外的風景。   說真的,以前我對高鐵沒太多好印象:它的速度,讓旅行失了探險的神秘;它的票價,讓小民興嘆富者霸權又一道;它灰冷的軌道,不協調地凌駕了地面的視線;更別說那些當初安檢、環評爭議了,「少坐為妙」,當年我曾這麼認為。   但是,工作這樣的交通安排,也沒有拒絕的道理。「高鐵風景比較美!」第一次搭高鐵,窗外的景色讓我驚艷,這一次,我終於坐在窗邊,能好好瞧一番。   像是低空飛行,掠攬台灣西部的鄉村,高架的軌道,高速地奔馳,路線避開了都市聚落,使高鐵的風景,不同於鐵路和公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台灣還有這麼多三合院式的建築,散落在綠油油的田野間。   咖啡車推來,醫師點了一杯咖啡,放下手邊工作,談起了他有一次咖啡到集集一家咖啡店學到的「三段式喝法」:「奶精一加下去,咖啡的味道就被蓋住了,所以,要先喝幾口黑咖啡,然後加糖,喝甜的咖啡,剩半杯時,再加奶精……」,隨後,還說奶精要怎麼倒,杯裡的花紋才有趣……。   醫師總是在演講告訴別人,不要老問人「最近忙不忙」,讓人感覺點頭很悲慘,搖頭又覺得不上進,不太道德。但話說回來,醫師自己也是個大忙人,正在搭乘為了這種忙人而蓋的高鐵,他剛從美國回來,接二連三的會議讓他沒時間調時差,一早先開完早會,才趕到高鐵站出差,上車的時間差不多是我平常上班的時間,一見面,我跟醫師說:「真辛苦」,他笑笑地回我:「這樣很充實」!   唉,好吧,佩服!您腦力果然好,所以您是醫師,而我負責幫您買車票、提文件。在接近三百的趕場飛速中,積壓了兩個禮拜的文件旁,醫師從容地喝著他的三段式咖啡,還談起窗外風景。   忙人搭乘的高鐵,景色卻異常閒靜,窗外的房屋零星散落翠綠的山野,小巧而快速,掠過眼前。當中有不少是黃色的鐵皮屋頂,但醫師忽略了鐵皮的醜陋,直呼顏色很美,還順道談起台灣越變越美的道理:「台灣的民主氣氛,也讓台灣建築在顏色上越來越大膽,像台北紅色的關渡橋,以前可是種離津叛道,但現在卻很正常了,台灣房屋顏色不錯,但樣式還差一點……」   說著說著,他談起台灣的可惜之處,就是政治暴戾之氣太重:「從事政治的人,每天都要承受很多謾罵,腦力負荷很重,也是犧牲奉獻…….」   我想得到的政治人物,總是高高闊論煽動卻空洞的言語,好人不多,講理的人更少,用犧牲奉獻來形容政客,真是太抬舉了。   但我的視線,不由地往右前方一瞄,椅縫間有一頭簡單的短髮,一股清新的氣質。早上見她靜悄悄地走上車廂,面孔非常熟悉,身影卻平凡,讓我差一點以為我認識她,想打招呼。蔡英文,我認為台灣政壇極少數還算講理的人之一,醫師也說她,奔波為民,真是辛苦了。   一杯咖啡後,醫師俐落地調控頭腦狀態,馬上又埋首案牘,偶而轉過頭來,跟我談談突然蹦出來的,關於工作的想法。而大部分時間,我繼續看窗外,一陣子後,一棟棟比山高的大樓滑入眼際,對高鐵來說,這是少見的景況,對我來說,心頭砰然。   那邊有個大都市!   遠山前的平原上,一群群爭高的樓宇,簇擁著一種繁華,不像台北,由「一大根」台北一○一和「一小支」新光三越劃出奇怪的天際線,這個城市的天際,顯得協調一點,比較美。   「原來你長這樣!」我心底呼喊著,很少有機會,這樣遠看台中,我的鄉。   列車駛離台中,景色越趨單純,近處是遼闊的平地,遠處則是山,近一點,陪了我們好一段路的,是一道緩坡,八卦山台地,而後方層層疊疊起伏的,我也不會認了,就統稱中央山脈吧,只有一小段異常急促的山稜線,我猜是草屯附近的九九峰。   八卦山和九九峰,在我印像中根本就是兩個不相干的地方,一次收在眼底,也讓人覺得台灣真的很小,但話說回來,崎嶇的山勢,讓兩個地方走起來感覺很遠,台灣因此很大,而且千姿百態!   山更遠了,我們停在遼闊的嘉南平原,開始一天的工作。   就像黃色鐵皮屋頂,可以是醜陋,也可以美麗。高鐵是不是好東西,總是很難講,但它已存在,也已迅速地載我們到南部出差,還帶我低空掠過了美麗的西台灣。 200808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