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好賺的夢

  ------------------------------   在表姊家看著電視新聞,《中國時報》驚傳裁員一半,令人錯愕,姊姊問曾當過記者的我,有沒有覺得慶幸自己離開傳播工作,我含蓄地微點頭,但其實我內心百感交集……   很巧,兩年前在天下傳播營一起做過記者夢的同學,隔天相約聚餐,有些人繼續守在記者崗位,有些人如我,做了一陣子後改行了,也有人年紀較小,好不容易喜滋滋地考上台大新聞研究所,卻因此承擔起家人對他前途的憂慮…… ,   也許吧!大部分人是這樣想工作這件事的:哪個行業好,往哪個行業去,賺點大大小小的錢,成為搶手的人才,成家立業也風光。能觀局勢者,才是智者,有些正逢低潮的行業,少碰為妙,傳播這個行業正逢嚴冬,彷彿是天真白目者才會傻傻地進去……   是這樣嗎?   其實,我也不見得有讓自己餓得苦哈哈只為執著所謂理念的勇氣,不過,我對於經濟成就強勢地衡量一個人、一件事,一個企業體,乃至於一種價值之良莠的現象,有著向來的不安,沒賺到錢的人並非就是不上進的人,不好賺的行業不代表就是沒價值的事業,如果大家都只是往好賺的地方走,那不好賺的行業,誰來經營?不好賺的價值,如何延續?   前陣子,一個偶然的機會,翻了幾頁書《我是黎智英》,把《蘋果日報》帶入台灣的肥老黎不是蓋的,對於創業這件事有著「侯塞雷」的哲學,撇開八卦、血腥等爭議行徑不談,蘋果能在嚴峻的媒體環境有這樣的經營績效,還維持著一定的報導品質,並且讓記者擁有自主性,不受利益、政治輸送左右,平心而論,是可喜的現象。   老黎是商人,也不見得勢利(事實上很難想像黎智英對世俗名利有著近乎出家人的灑脫),但即便很多商人對道德的堅守更甚廟堂的清高者,當追求利潤是無限的上綱,當市場供需是不疑的鐵律時,許多更值得堅守的價值,便在無形之中被埋沒了。   黎智英是這樣描述經營媒體的信念的:「力量來自讀者」,這句話大部分時候,一點都沒錯(就像我寫的文章有人點閱,對我是種鼓舞),但黎智英又說:「台灣媒體都想教育讀者、領導世界,這是種虛榮」,便點出了商人辦報和文人辦報思維的不同。   的確,商人常有一種觀點,就是把消費者當智者,相信他們的聰明才智,會做出最佳的消費選擇,所以,賣的好的東西就是好東西,一句「這是市場供需」,便合理化一切追求自身眼前利潤極大化的行徑。   真的是這樣嗎?   我想起我之前做過的業務工作,經理常常提醒,消費者永遠有三種心態:「盲目、虛榮、貪小便宜」,成功的推銷員當然就是要掌握(操弄?)這些心態,把東西賣出去。但這下可好,消費者到底是聰明還是愚笨?是精明還是盲目?   事實上,沒那麼聰明,也沒那麼愚笨。經濟學雖然勾勒了交易行為的基本原理,但也提醒了「資訊不對稱」讓理想的市場機制失靈的事實。大多數的買賣中,賣方是資訊的強勢者,買方則多半不是專家。賣方擁有專業,當然應該負起較大的責任,去考量自己的生意行為符不符合消費者的長遠利益,並促進了社會公益,即便這樣的考量可能威脅一些眼前的己利。   「告知」,是傳播工作的本質,我心目中媒體,應有它獨特的專業、管道、方法來呈現事實,使它的作品不同一般的部落格,而能扮演洞悉社會、監督權勢的角色。媒體對社會的意義重大,就像老師教導學生,像藝術家發表作品,像作家出書宣揚理念,都是一種教化。媒體影響群眾甚深,本該主動擔負「教育、領導」群眾的使命,這不是虛榮或擺高姿態,而是一種對專業負責的精神。它當挖掘真相,它該關懷弱勢,它能引領風潮,它是一個激發對話、引發反思、彰顯公義的平台。   因此,媒體絕對有義務發展專業判斷,主動選擇值得被告知的事情,而不是把報導品質的責任推給讀者,做一種資訊傳遞的服務來盟利而已。當媒體失能,或是被蓄意操弄,閱聽人等於被愚弄而不自知,而社會上弱勢的聲音難以發出,不快的情緒便如悶鍋,蓄積著動盪的氣流。   但是,傳播業身處寒冬,表現之差讓記者成為人人喊打的職業,年覆一年虧錢,各大報紛紛停刊,《中國時報》裁員一裁就是一半,讓人心寒,也讓人再次擔心台灣傳播界到底還有沒有為社會扮演先知,扮演意見領袖的能力。幾個稍具文人傳統的大報儘管早已因為複雜的政商糾葛變調,但面對蘋果來勢洶洶的商業經營思維,更是自亂陣腳,報紙越變越大疊,生活資訊越來越豐富,但是,仍很難比蘋果討好群眾。   我想,今日裁員的窘局,不能簡化為市場現實一句「供過於求」來卸責,該「供」的,沒人求也是要「供」,就像「不管有沒有觀眾,戲都該好好演」,這就是媒體的專業良心。但是,報業經營高層捲入惡性的商業競爭,讓傳播工作者喪失了一個純真的工作環境,商業利益導引報紙發展,或許有不得以的現實苦衷,但商業介入過強,媒體的自主性弱了,傳播工作的價值也因此迷失,報紙本來發刊的獨特傳統被忽視了,使其定位顯得模糊,更遑論從中去創新,尋找出路。   宣稱轉型「菁英報」的《中國時報》會不會更好?還很難說,但期待那是媒體界人力重整的契機。我衷心盼望能有篇幅比蘋果少,風格迥異蘋果,售價比蘋果高的報紙,依然賣得嚇嚇叫,因為那代表我們有了一份能在現今市場主動散放力量的媒體。   但是,那需要有不會因為不好賺而落跑的人在當中堅持,該是誰呢?   聚餐中,天下傳播營的同學們,比以前更熱烈討論薪資、年終、勞動條件,顯然大家踏出校園,純真的理想色彩淡了,取而代之的是對經濟現況的務實,以及對社會比較的徬徨。我們不能期待別人餓肚子去為理念付出,就像我也沒讓自己挨餓。   但我很希望年輕而有才華的我們,工作的目的不只是為了混口飯吃(或是吃的不錯了卻還想多混幾口),而能享受發揮自己,造就他人的喜樂。傳播,以及很多行業,現在都很難做,但有理念的人正是改變困窘的契機啊!行有餘力,我們跳出營利的思維,為某種值得追求的信念無償盡力,至少,如果我們週遭有人正有不好賺的夢,拜託拜託,別一下子把「應該多賺錢才是對的」這類的理由拿出來,壓死乍現的希望! 2008.06 P.S.講這麼多,我自己還不是也從媒體界落跑了,遭~~~~~,話說回來,他們也不要我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