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27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郊遊記

  ------------------------------   如果有個外地人問你:「附近有哪裡好看?哪裡好吃?」你會怎麼回答?   通常,我們歪歪腦筋,然後回說:「前面左轉多久,有個涼亭風景不錯」,或是「往什麼方向幾公里有個什麼,來到此地卻沒造訪就太可惜了……」之類的,對吧!   不過,那一天,走在土城附近的山區步道,一個在步道慢跑的在地人被我們攔了下來:「哪裡有好看的?」   慢跑人歪歪頭腦,一開始雖有點支吾其詞,「ㄟ……..」,卻慢慢引導嘻鬧的我們靜下來,抬頭看看樹,回頭看看花,他問:「你們聽到什麼……?」   「mmm…水聲」,有人答道。   「還有呢?」   「有…..『啾….!!』的一聲,那是什麼鳥?」   「那不是鳥,是一種水蛙的叫聲」,慢跑的大哥繼續說:「所以你問我哪裡有好看的……,我一時很難回答,因為這一路上你仔細看,有太多好看的,你只要靜下來欣賞,去問『為什麼』…..」   「……!」   如沁涼的水,滑過我們毛躁的的血液,我整個人頓時有點愣,然後,眼前出現目不暇給的珍奇,而耳際是華麗又美妙的交響。   一路走來,我們一夥人不是討論新聞事件,就是端詳著哪隻狗比較可愛,或誰比較容易被蚊子叮,直到大哥的話讓我靜了下來(不過我本來話好像就沒在多),才發現我們原來已踏過無數大自然的珍寶卻不自知。   步道上不期而遇,這位大哥卻像是很久沒講話似地,滔滔不絕地談論著生態觀察,到後來,他邀我們到他家坐坐,而我們也懷著好奇和不安去瞧瞧了。   大哥姓邱,原本是印刷廠工人,十幾年前接觸生態教育,大感興趣,後來辭了工作,全心投入,現在的他是中華大自然教育推廣協會的解說員,也是雪霸國家公園的導覽,他還是個生態攝影家,住處滿是他的攝影作品,我們一人也帶了幾張印有他的作品的明信片回家。   後來同伴問我:「你覺得邱大哥是個什麼樣的人?」嗯….,我一時也很難回答,但我覺得,邱大哥是個滿懷熱忱的生態教育工作者,透過接觸大自然,邱大哥已形成一套看事情、想事情的獨道觀點,滲透在他生活的各層面。   的確,偌大的透天住處,散落著琳瑯滿目的器材、文件、飾品,無一不與他生態教育的興趣相關,我發現,他接近大自然不只是欣賞美景,更是一種細膩體察而後知疼惜的情懷;他獻身生態教育,不只是因為知識探索,更是一種生命態度的養成。   就像邱大哥介紹著他多幅攝影作品,當中有些植物,以怪異的姿態生長在土地上,他說,植物之所以「長成這樣」,不見得是因為他自己想這樣長,而是為了適應惡劣環境而生存。   但在我看來,就算有些植物長相怪異,但絕大多數姿態都是美妙的,顯然,它們早已找到和環境共處的方法,我不禁想到我自己,面對工作、面對人際、面對社會,我的姿態怎樣呢?   美妙嗎?其實有點作態;悠容嗎?其實藏著不安。我不是植物,某些角度來說,我更不該這樣,因為我還能主動尋找讓我展現自己的環境,而不只是被動地在自己落根的土地生長。   談笑甚歡,但邱大哥面對我們這幾位二十來歲的小毛頭,卻數度以開玩笑的口吻形容我們「真值得同情」,不只是因為對自然體驗的匱乏,問到生涯的目標、熱情,我們也是支支吾吾。這也許是我們這個世代常有的茫然吧!邱大哥希望我們想想自己的目標,這樣才有努力的方向與動力,就像他自己,正計畫幾年後搬到台東,開一家民宿,民宿會佈置得像生態博物館,訪宿的遊客,都會因此接受生態教育洗禮。   對現在的我來說,工作和生活是分開的,工作時間越長,生活就越少,心底也就越不平衡。這一天是個難得的假日,我本想好好當一天宅男,大睡幾床覺,翻一翻已經好幾期沒拆封的雜誌,期待藉此消除工作帶來的疲困。意外地,我被拉去郊遊,遇上這個24小時都在工作,也都在生活的邱大哥,是個大收穫。我彷彿看到一個典範,提示著我用更寬廣的心去欣賞週遭不起眼的事物,也拿出勇氣,去掙脫現實中不合理的枷鎖,去用心生活。   「別忘了多欣賞」,臨行前,邱大哥仍這樣提醒。欣賞的習慣,讓他的生活多采多姿,他讓我在之後的幾天,對自己的現狀,不時若有所思。 記2007.04.14出去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