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683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5愛爾蘭(之二)】都柏林初體驗

  坐在機場航廈入境大廳打了個卡,隨後走出機場航廈,往市區的巴士在路邊售票,售票的老頭親切問我要到哪,我說 Abigails Hostel (一家叫Abigails的青年旅社),他指出我可以在哪下車,下車後怎麼走?「5 minutes walk?」我問,「NO~~~(發音應該是〝諾歐喔~~〞),2~~~minutes」他答,讓我覺得有些好笑。

  我坐上巴士,航廈內的wifi竟然還堪用,有點小小強大。這也是這次旅行的好印象之一,愛爾蘭的無線網路建置挺完善,能上網處多,不刁難,對旅客很友善。後來在市
區下公車時,司機大哥也不忘再告訴我該往哪邊走,對愛爾蘭人第一印像真是不錯。
 
  我來到 Abigails Hostel時,還沒到兩點的入房時間,櫃檯人員說可以先把行李存放儲藏室,然後出去走走或待在交誼大廳上網都行。他飛快的英文讓我無法完全抓住,沒聽到他說鑰匙在哪,走到儲藏室發現門鎖著,回頭詢問,他指著櫃台上一個巨大的葫蘆型的東西說「用這鑰匙」。
 
  鑰匙圈也大得太好笑。
 
  Abigails Hostel這一晚台幣六百多元,還附自助式早餐,時差之故,我隔天起得早早早,一邊上網,一邊慢慢吃。想說幾天後返回都柏林時再訂這家,但竟然都客滿了!
 



 
 
  城市的探索旅行開始了。
 
  走沒幾步路,便撞見著名的摩莉馬隆塑像(Molly Malone Statuelone)。她是一位十七世紀女子,白天賣魚,晚上賣身,最後死於霍亂。是否真有其人似乎有待爭議,但她的故事被編成歌謠傳唱,訴說的是愛爾蘭社會往日的悲慘現實。
 
  都柏林是個現代化都市,但沒有商業都會的沉悶緊繃,反而帶著一種繽紛輕盈。第一次踏上歐洲土地的我,看見梵谷畫裡那種露天小咖啡座不停出現在街道上,也微醺在這種歐風情調裡。然而,雕塑、紀念碑處處,確實是都柏林,乃至整個愛爾蘭給人的特別印象,大人物如革命先烈、諾貝爾文學大師,小人物如摩莉馬隆,他們都予以紀念,畢竟二十世紀初建國以前的數百年,愛爾蘭境遇是悲慘的。這些雕像彷彿是愛爾蘭靈魂的凝聚。
 
  老城的街路曲曲折折,有時看地圖也看不出所以然,我只能憑感覺走。不知不覺,已走過幾個重要史蹟或景點,像是愛爾蘭銀行、三一學院等,但這個下午的目標,是聖派翠克大教堂(St.Patrick`s Cathdral),所以先掠過,往那裡去!
 




 
 
  不太記得怎麼知道聖派翠克大教堂了,可能是用google map無意發現的,我只記得那時有種莫名「我想去!」的呼喊,這便成了旅行的第一個目標。
 
  2012年3月17日,那時我在美國玩,路上很多人都穿綠衣服,朋友說這是因為「聖派翠克節」,他應該也有跟我說這節日源於愛爾蘭,但當時只是「知道」這件事,不很有感覺。
 
  聖派翠克(386~461)是將基督信仰帶入愛爾蘭者,他讓愛爾蘭從野蠻、殺戮的時代漸漸轉型城文明國度,對愛爾蘭意義重大。聖派翠克教堂最早便是因為他曾在這附近替人施洗,為紀念此事而建。
 
  愛爾蘭人感念他,當年因飢荒或其他因素移民各地時,節日也帶過去了,聖派翠克節至今仍是愛爾蘭,以及愛爾蘭裔地區如美國的重要節日。而我被牽引到源頭,在這精神堡壘買下此行第一張門票。
 
  聖堂內的氣氛,只能讓人在內心「哇!」一聲驚嘆,歷經千年風霜,古教堂歷經數次重建,歷代史蹟琳瑯滿目。宏偉的天頂、廊柱讓人顯得卑微,精彩的壁飾、彩繪玻璃,讓人目不暇給。唱詩班在練唱,莊嚴優美,旋律滑過心坎,讓人平靜、柔軟了,腳步也慢了下來。
 
  感覺教堂正在張羅重要活動,在參觀過程中,開放參觀的區域一個個陸續關閉,穿著很正式的人一一走入,當我走出教堂時,上下乘客的車輛多了,我這「外行」的,也開始有點不好意思多待。
 
  但我仍在教堂旁的公園遊走了好一陣,原本陰陰的天空有這麼幾分鐘透出點藍,我重拍了教堂全景。
 














 
  愛爾蘭天氣一日數變,但不激烈,前幾分鐘還有藍天,過幾分鐘又飄起雨了,雨不大,撐傘的人也很少,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雨等等就會停。
 
  雨確實沒下很久,整個晚上,我自在地在老城街區遊走。天氣沒有預期的冷,這緯度比台灣高個十幾二十度的地方,十一月底了寒意不算強,就差不多台北寒流時的感覺而已。

  走在街頭,想起有個朋友說愛爾蘭帥哥多,希望多
拍幾張瞧瞧,這讓我這次的鏡頭下多了些路人的面容。拍到的是不是帥哥見仁見智,但都柏林街上真的很少過胖和過瘦的人,這和美國真的大不同。雖然隨著往後幾天走到其他城市,這樣的印象有些微動搖,但也只是些微動搖而已。

  就像許多鬧區,街頭藝人也不少,前一分鐘才聽到搖滾乒乒乓乓,走幾步路,一群年輕孩子合唱起〈平安夜〉,祥和溫暖。後來我遇到一個吹薩克斯的老兄,緩緩吹出當年麥可傑克森領軍的大合唱〈We Are The World〉,引我停駐了,心被軟化,因為他演奏得美,也因為熟悉的老旋律在異國更顯勾人吧!聖誕節將至,夜晚的聖誕燈,讓街道更顯繽紛,但這種繽紛不是獨身旅人的好朋友。




















 
 
  晚上的街道依然熱鬧,不像許多國外城市店家早早打烊,這兒晚上不但人潮持續穿流,要購物、要吃東西都很方便,更晚一點,酒吧、夜店還會接續點燈,都柏林是個可以「玩晚上」的城市。
 
  說晚上,其實也才五、六點,這兒三點半就亮起街燈,四點半過後天就黑了,七、八點就感覺已經夜深,尤其對我這個還受著時差影響的人來說,八點多就像半夜十二點一樣想睡了。我在愛爾蘭的第一頓晚餐,疲累中用普普通通的炒麵草草帶過。
 
  當然,到了十一、十二點,酒吧還是醒的,但這是我幾天後返回都柏林的經驗了。這一晚回旅店前,我在附近著名的神廟酒吧街區(Temple Bar)走走,看看它長什麼樣子,隨後便早早上床睡覺。明天要出發往高威(Galway)









記2015.11.29於都柏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