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27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志鴻學長談宗教

  ------------------------------   志鴻學長是我在輔大心理所時的博士班大師兄,現在已經任教亞洲大學,雖然很早就知道他是牧師,但卻從未從他身上感受過什麼宗教氣息。談到學術時他滔滔雄辯,講話蠻抽象的(我剛進碩士班時都聽不懂他講的話),私底下,則只有些這樣的印象:愛喝酒、開快車、喜歡美女……..,但還好啦,無傷大雅的。   找尋著與基督教相處之道的我,終於找上志鴻學長,期待施出同門的他能為我身上的一些衝突解惑。早上在他牧養的教會聽他講道,他的風格就好像在分享小品故事,平易近人。   學長說:「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我很同意,但是,我相信孔子也會同意我這樣講:『未知死,焉知生』」,他期勉在坐的會友拉長生命的眼光,把死亡考慮進去,「不只要對生活作計畫,也要對生命作計畫」。 ‧個人化的委身‧   下午,我跟著他去中壢(中原大學)參加青年宣教大會,一路上,與他聊起的當然是基督教了。我才知道,學長家中也是拜拜的,「佛祖騎著大象到中土,耶穌卻騎著大炮來」,小時候的他,也曾排斥基督教。   但是,參加了教會活動,漸漸認識聖經的故事,國三有個晚上,他腦中一直浮現耶穌釘死十字架的故事,很感動,一直哭,就……相信了。   後來他想念神學院,但沒機會,所以便選了「感覺比較相關」的大學科系就讀,就這樣,在輔大心理系,他一路從大學念到博士班畢業,對他來說,念心理學跟教牧工作,是互相幫助的。   而我當然問起的,是他身為牧師對其他宗教的觀感,是不是排斥。學長說,有人覺得雞好吃,有人愛吃鴨,就這樣,沒有排斥。只是,雞不會同時又是鴨,基督教不是佛教,自己當然不可能又信基督又信佛,說自己喜歡吃的比較好吃,也是正常的事。   但是,學長也說,他很喜歡佛法,這並不牴觸信仰。過去他從事心理諮商工作時,除了基督福音,他最常拿佛法來啟發他的個案(疑?那心理學用到哪去了?笑!),身為基督徒當然可以欣賞、喜歡其他宗教的文化,學長還誇起八里廖添丁廟,覺得建築是如何如何地美而且富於內涵。「宗教,是上帝的禮物」,學長說。   只是,對他來說,追求生命最終極、根本的平安喜樂,他覺得基督教比較行得通,所以,他委身基督教。   皈依宗教是一種非常個人化的委身,是將自己交託給一種生命哲學,從此奉行,所以也無法要求教徒去蓄意違背他已經深深認同的教義。就像法師會看淡人情糾葛而出家,在一般人眼裡看似無情,但對法師來說,卻是去追尋心中更高遠的人生使命。「你可以去跟法師談論基督信仰,但如果去問一個法師要不要信耶穌,是很不禮貌的(但也不見得一定不能問)」,學長說。   學長說,皈依一個宗教,會為生命帶來相當的翻轉,所以,如果覺得自己過的很好了,也可以不信教。但他對我說,信基督教對自己文化的衝擊,並不會像我想的那麼大。   有感於宗教輔導的重要,近來,學長與佛光山合作,幫助他們推行宗教輔導。以牧師身分出現在佛光山,志鴻學長也引起了法師們高度的興趣,在他眼中,終極信仰雖然不同,但是可以合作的很好,並不敵對。在青年宣教大會上,學長對著對心理諮商有興趣的基督徒青年演講,也提起了這件事,「也許你認為我怎麼跑去幫別人做輔導,但是,將基督教牧經驗分享推廣,不也是一個牧師應該做的嗎?」學長甚至希望,從佛光山獲得的心得,也能反過來幫助基督教的宗輔。 ‧自我犧牲獻祭‧   我一直不太體會的,是耶穌受難為何能為世人贖罪,這當中道理是什麼,我只覺得那應該是一種良好德行對人的感化。但學長的比喻頗生動。他說,當人的罪孽越深,便離上帝越遠,而無法感受上帝的愛。學長問:「就像當我們說『舉頭三呎有神明』時,你認為此時人們對神明的觀感是好的嗎?」   我說:「有點恐嚇吧!」   「對呀!可是神並不希望和人維持這樣的關係」,像是什麼問題都已經有備而來一般,學長也跟我說明耶穌贖罪的道理:「你看台灣廟會,會獻上一隻大豬公,開腸剖肚趴在桌上,嘴裡含著柑橘,象徵牠「甘願」成為祭品,人們透過豬公告訴神明,這隻豬甘願為大家承擔所有罪過,以此獻祭討好神明」。   「耶穌,就是那隻豬公!」學長認為,當人們罪孽深重,對神明便是害怕的,但上帝希望和人們親近。所以,基督教的特別之處只是在於,「這個祭品就是上帝自己」。   我想,這就像債主真正在意的是錢有沒有收回來吧。學長附和說,就像債主找了個大富翁幫欠債人還清他所還不起的債,這樣,如此讓雙方(債主和債權人;神與人)恢復友好關係,不用再避不見面。   原來,耶穌贖罪,是讓上帝與人的關係修復,也讓公理彰顯(債還是有還)的兩全之計。 ‧追尋更高遠的視野‧   當牧師、談信仰的志鴻學長,是我以前在心理系時很少看見的,以前和他的接觸多與課業有關,總覺得學長犀利而嚴厲。但現在,我看見學長對牧師工作滿懷熱情,談信仰時態度輕鬆風趣,不以封鎖的態度來面對其他宗教的訊息,卻見基督世界彷彿自己的樂園一般,恣意悠遊。當學長看到我認真地用紙筆紀錄與他的言談,還會訓我一句:「幹麻那麼嚴肅,信教很好玩!」   幾個月來,我因基督教的排他而不悅,因朋友對宗教的執迷而不安,我對學長說,有些人什麼事都要禱告,甚至,會覺得上帝會在禱告中給人什麼樣的異象(如論壇報辦日報之類的),或告訴信徒會有甚麼遭遇(如遇到幾個機會),結果還真的得到印證,我說,我很不習慣這樣「超自然」的力量進入生活。   學長則說,人會漸漸體會自己的罪性,需要儀式與禱告安慰,但不要因為禱告而失去現實感。上帝的確會做一些事的,就像他日前從台北到中壢講道,只花四十分鐘,路況異常順暢,彷彿冥冥之中上帝想成就他,不要他講道遲到。   但是,基督教並不是一個神秘主義很強的宗教,對於那些宣稱異象,或是得到印證的禱告,學長說他「壓根不信」!   學長並不免強我去接近超自然的力量,但他倒是跟我說,要拉高思考層次,追尋更高遠的視野看待信仰,體驗當中的情感。不然,跟基督徒朋友的對話,就永遠停在「各自表述」的狀況,無法拉拔彼此進步。   這一天,我很愉快! 20070708 PS.後思:古今中外大小宗教,常有獻祭,我的感覺是,一來,這顯示了人們對自然、造物主的力量的感應與崇敬,二來,上天造人,其實是有給人良心的,但人們卻不時軟弱而有惡行,因此對於造物主的力量自然心生畏懼。   相較於民間信仰著重神祈對人的審判意義,基督教與佛教更看見大愛的施展,就一個旁觀的立場來說,兩者都值得被鼓勵。   有時候覺得,自己是挺有可能委身給一個宗教哲學的,不過,就像學長對我說,要拉高思考層次。這樣,委身才不會流於只是一種邊站,然後從此努力捍衛自己的立場,和其他的宗教思想變成對立關係,如果有寬容,只徒留禮貌性的尊重。   我不相信,全能又愛人的造物主會認為,給人平安喜樂、帶領人有好的德行的思想智慧,應該被消滅或歧視。宇宙舞台,該是多元而豐富,不變的共通點,是人們學習承認自身軟弱,因此而能堅強,堅強地堅持著與生具來的善良本心,去開創人生的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